您的位置:美高美游戏->研究中心>能源化工

甲醇期价中长期涨幅有限

编辑:李彦杰 刘书源  2021/1/18 22:07:04  来源:

据不完全统计,2021年国外计划新增甲醇理论产能达到600万吨,集中在美国和伊朗等地。如果新投产装置顺利投产并高负荷运行,2021年新增进口量大概率不会少于2020年。

受2020年年底成本端波动影响,甲醇主力合约MA2105期价一度从2020年的12月18日2562元/吨下跌至2021年1月18日的2332元/吨。对于后市,大家认为,短期来看,在西南和外盘伊朗甲醇生产装置重启的预期影响下,一季度的供应和进口压力回升,目前恰逢下游需求淡季,甲醇将以弱势振荡为主。中长期来看,甲醇期价上涨空间或有限,具体需关注二季度后的常州富德、天津渤化等烯烃端的投产节奏对需求端的提振。

图为甲醇工厂开工率(单位:%)

一季度供应压力回升

从西南地区气头的检修情况来看,玖源化工、四川泸天化、重庆卡贝乐和中石化川维分别计划于2021年1月末和2月初检修结束,届时西南地区供应量重新回升。甲醇传统下游处于季节性需求淡季,无明显亮点。MTO外采需求保持稳定:阳煤恒通计划1月15日复产,鲁西MTO满负荷运行,但宁波富德DMTO装置已于1月18日停车检修,预计1月底恢复,需关注其检修情况。

进口方面,由于2020年12月底超过五成的伊朗装置降负和停车,目前并未提负或重启,2021年1月国内甲醇进口并不会出现大幅增量,加上1月盛虹MTO装置检修结束,整个一季度进口量减少。进口船期数据表明,1月国内整体进口量预计在101万吨附近,进口压力不大,但未来随着伊朗装置重启,进口量仍有回升预期。

国内开工率维持高位

截至2021年1月14日,国内甲醇装置开工率维持在74.00%,环比上升1.40%,同比往年处于季节性高位。需要注意的是,2020年甲醇生产装置因疫情和生产效益的影响,检修次数频繁以及检修时间较长,2021年春季检修力度可能较2020年弱,关键要看2021年春季落地力度如何。

据不完全统计,2021年国内甲醇新增产能约为1000万吨(整合2020年12月底投产的榆能化和神华榆林共计360万吨产能)。从市场备受关注的几套新投产装置情况来看,内蒙古中煤鄂尔多斯100万吨/年的甲醇装置建成后直接管输至中煤蒙大,但装置最终建成后,仍有80万吨/年的外采甲醇缺口(此前保持3.5万—4万吨/周的外采量)。广西华谊一期100万吨/年的甲醇装置大概率于2021年二季度初投放,甲醇装置下游配套有醋酸、乙二醇装置(醋酸装置先投产50万吨/年,后投70万吨/年,最后投乙二醇20万吨/年的装置)。据了解,广西华谊投产后保持约5万吨/月的外销量,对周边地区造成较大的供应冲击,挤压原本外来货源的市场(广西当地并无生产装置,主要以海南、西南、广东和进口船货的外来货源为主)。内蒙古久泰自身拥有60万吨/年的MTO装置,现配套有120万吨/年的甲醇装置,需要外采甲醇60万吨/年,待2021年200万吨新甲醇装置投产后,会外售甲醇140万吨/年,届时对内地或产生一定供应压力。然而,此装置正式投产消息较少,所以确定性不高,可能顺延至2022年正式投产。

国外投产装置较多

自2018年起,国外不断上马新的甲醇生产装置(尤其是伊朗和美国),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国外大部分货源流入中国,从而造成了国内进口量进一步大幅提升。从2020年1—9月的进口来源地看,伊朗仍是我国甲醇进口的最大来源国,约占23%,其次是阿联酋和阿曼,分别占15%和14%。在理想情况下,随着未来中东(主要是伊朗地区)和南美地区(虽然大量货源不直接流入中国,但存在间接挤兑市场的可能性)继续释放新的产能,预估2021年国内甲醇月均进口量可能保持90万—120万吨的常态,具体进口量仍需配合国外装置检修的节奏。

图为2020年1-9月甲醇进口来源国(单位:%)

据不完全统计,2021年国外计划新增甲醇理论产能达到600万吨/年,集中在美国和伊朗等地。如果新投产装置顺利投产并高负荷运行,2021年的新增进口量大概率不会少于2020年。未来如果伊朗两套共计365万吨装置于2021年顺利出产品,在排除转口等因素的情况下,伊朗占国内进口比例进一步上升,届时一旦限气影响再度升温,港口MTO工厂长约缺货,又会刺激甲醇价格快速上涨。

中长期来看,由于新增投产装置较多,甲醇期价上涨空间或有限,具体需关注二季度后的投产节奏对需求端的影响。

【 关闭窗口 】 【 打印】 【 收藏此页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