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美高美游戏->资讯中心>行业数据

原油还能进入新的能源超级周期吗?

OPEC产量的战争与和平

原油勘探行业的投资,从2014年开始就不断下降,而在油价暴跌的2020年,原油与天然气勘探行业的投资下降了30%。从供需层面看,2021年开始,原油需求将快速恢复,同时勘探投资不足将导致原油产能下降。供应不足与需求增加是商品超级周期形成的原因。以20世纪70年代为例,需求快速增长与供应的突发下降,导致了持续到80年代的原油繁荣。虽然对油气储量的勘探投资下降,但欧佩克保持了全球10%供应的备用产能。2021年的油价上涨,小部分原因是亚洲的需求恢复,主要原因是沙特领导的欧佩克联盟减产形成了供小于求的原油供需面。

供应不足与需求增加是商品超级周期形成的原因。回顾20世纪70年代开始的原油价格上涨周期,供应不足与消费的大量增加导致了原油超级周期的形成。

1960年9月,沙特阿拉伯、委内瑞拉、科威特、卡塔尔和伊朗的代表在巴格达与伊拉克官员会面,这几个国家原油出口占全球80%的份额。1960年9月14日,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成立,目的是捍卫原油价格。然而,在最初几年,石油输出国组织影响甚微,几乎被美国政府忽视。1971年,欧佩克采取措施重新平衡利润分成和油价,影响力开始增加。之后的10年中,欧佩克的许多成员开始部分或全部国有化其原油资源,并在制定油价方面发挥更大的影响力。到20世纪70年代末,国际石油企业只能不受限制地获得7%的世界原油储量,低于20世纪60年代的85%。与此同时,美国的原油产量在1970年达到峰值,并在30年内下降了约45%。1973年,由于美国的备用产能加速枯竭,美国结束了石油进口配额。与此同时,美国的原油需求也在快速增加,1973年原油进口占美国消费量的30%左右,但在4年内原油进口增加到美国消费量的50%左右。

1978年至1979年的伊朗伊斯兰革命极大减少了世界原油供应。伊朗的原油产量从1978年12月的每天500多万桶下降到零,相当于全球产量损失约5%。伊朗伊斯兰革命引发了对另一次原油供应短缺的恐慌,1979年1月至1979年12月期间,全球原油价格翻了一倍多。

在商品的一般周期中,需求推动商品价格上涨,与此同时,受价格上涨的刺激,供应也开始增加,导致价格上涨后下跌。但在商品的超级周期中,需求增长的同时供应量也在下降,导致商品价格上涨了数年至数十年的时间。在20世纪70年代,全球不断增加的原油需求与不断减少的原油供应,共同导致了持续到80年代的原油繁荣。

供需脆弱而危险的平衡

对原油与天然气的勘探投资在近10年迅速降低。随着原油价格从2014年的100美金/桶以上不断下跌,目前,勘探行业对原油与天然气的勘探资本支出不断下降。以实际的美金价值计算,对原油和天然气的勘探资本支出与15年前大致相同,而当时的原油需求比2020年年底低10%,比新冠大流行前低15%以上。以BP为例,BP已经大幅裁减了石油与天然气的勘探部门,只保留了一支100人的团队,对现有的成熟油田进行勘探与维护,不再进行新的地区性勘探。

国际能源署预测,由于油价暴跌,2020年对新供应的投资下降了30%,到2021年将仅“略有恢复”。曾经似乎无限地挤压欧佩克产量份额的美国页岩油行业,命运发生了最剧烈的逆转。在经历了多年的现金消耗之后,页岩油企业不得不控制开支并奖励股东,即使原油价格快速上升,美国的原油产量也只会出现“温和增长”。国际能源署表示:“美国页岩行业正在整合,并采取了更为保守的投资方法。低价资本的可获得性却不如繁荣时期那样充裕。美国产量增长放缓为欧佩克+填补大部分供应缺口扫清了道路。”

但有两件事可以抵消石油与天然气部门的资本支出下降。第一,如果原油和天然气价格持续上涨,资本回报率增加,那么投资者可能会要求油气部门增加更多的勘探投资。如果油价足够高,投资者会支撑新的页岩投资,并且资本市场将愿意为其提供资金,美国页岩油生产可能会复苏。第二,在新冠大流行期间,石油输出国组织的备用产能猛增至超过1000万桶/日,远高于本世纪的任何时期。闲置的产能可能是高油价的泄压阀,如果价格大幅上涨,这部分备用产能就会开始生产。

欧佩克的闲置产能非常重要。国际能源署预测,全球原油需求在2023年之前不会反弹至Covid之前的需求水平。如果原油需求已经达到顶峰,欧佩克的备用产能将建立起满足需求的弹性供应机制,抑制油价的大幅波动。原油需求的顶峰已经进入大众的视野。2020年的原油需求下降,不仅是原油历史上又一次的需求崩溃与需求增长周期,其中的一些永久性原油需求减少将切实减少原油需求。国际能源署在年度展望中表示:“原油需求可能永远不会赶上新冠大流行前的轨迹。在疫情之后,原油市场可能不会恢复到‘正常’状态。”随着远程工作之类的趋势持续存在,并且各国政府开始寻求限制气候变化,碳氢化合物的需求增长将步履蹒跚。到本世纪20年代中期,原油需求将比国际能源署在2020年预计的数量少250万桶/日,并且汽油消费可能已经达到顶峰。原油价格已经扭转了去年的暴跌,布伦特油价升至每桶近70美金。部分原因是亚洲的需求持续增长,但主要原因是由沙特领导的欧佩克联盟大幅减产。

电动汽车带来了运输行业的电气化

随着中国、美国与欧洲三个区域性巨头开始发展电动汽车行业,电动汽车行业进入了S型曲线中段,进入了快速增长的时期。

英国加快了在道路运输领域从燃油汽车到电动汽车过渡的步伐。在2020年一季度,超低排放汽车(ULEVs)占英国新注册车辆的7%,而在2019年与2018年同期,ULEVs只占2%以上。超低排放汽车主要是电动汽车与使用氢燃料电池的少量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每一千米里程排放的二氧化碳低于75克。英国下议院通过了《Electric vehicles and infrastructure》议案,正式使用政策支撑超低排放汽车的普及。英国所有汽车的注册量预计每年增长1%—2%,而超低排放汽车预计会以每年30%—40%的速度增长,在远高于新车注册增长率的情况下,超低排放汽车的市场渗透率会快速升高。

预计到2035年,超低排放汽车将占新车注册量的75%左右。2020年英国运输部推出了《Decarbonising transport:setting the challenge》提案,提出将汽油与柴油车的销售禁令提前到2035年。假设超低排放汽车的占比按照S型曲线增长,英国运输部通过适当的政策刺激便能实现燃油车销售禁令提前至2035年的目标。英国的石油消耗量仅占世界的1.5%,并不断缩小,但英国向电动汽车的转变,可以认为是欧洲很多高收入国家的典型情况。预计在2021—2025年,电动汽车不会对石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在2026—2030年,向电动汽车的转变过程预计是石油市场一个很小但重要的因素。在2031—2040年,由于石油有85%用于燃烧用途,交通运输消耗占比很大,预计向电动汽车的转变会成为石油需求减少的决定性因素。

风能与太阳能不断挤压替代化石燃料电厂

风能与太阳能正在快速挤占化石燃料电厂的发电份额。随着风能与太阳能的快速发展,电力领域化石燃料的份额不断减少。在2014年,风能与太阳能发电的发展还要政府补贴进行扶持。美国联邦政府对可再生能源的税收减免每年都会下降,所以美国的风能与太阳能项目倾向于在年末之前上线,获得当年度的税收减免,四季度上线的风能装机容量占了全年的40%以上。随着技术的进步,风能与太阳能发电的成本迅速下降,在大多数地方,风能与太阳能已经是最便宜的电力来源。风能与太阳能占当前全球电力供应的9%左右,彭博预计,到本世纪中叶,风能与太阳能在电力领域的份额将上升到56%。

风能与太阳能已经能向电网提供超过一半的电力供应。在德国与英国等国家,风能与太阳能发电已经满足了很大一部分电力需求。在去年的疫情封锁期间,电力需求的下降导致德国的化石燃料电厂关闭,在2020年4月20日,可再生能源在电网中的占比超过了四分之三。

2020年10月11日,南澳大利亚州成为第一个仅靠太阳能供电的主要司法管辖区。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中,南澳大利亚州完全由太阳能提供电力。在几年前,南澳大利亚州经常遭遇停电,而在现在,白天太阳能提供了南澳大利亚州电网超过一半的电力。

从行业兴衰看原油需求的未来

随着风能与太阳能发电的快速增加,传统的石油巨头开始衰弱,新的风能与太阳能发电巨头开始形成。

预计风能与太阳能发电的重大时刻将在2021年到来。在2014—2016年,风能与太阳能发电行业被认为是一个动荡与分散的市场,挤满了试图夺取新兴能源市场份额的初创企业,而一些早期的大企业则被认为有倒闭的风险。现在,投资风能与太阳能发电企业已经被视为一种安全的选择,美国的养老基金与保险企业正在大量投资拥有太阳能与风电场的企业。美国佛罗里达州的NextEra Energy Inc.(NEE.N),市值已经短暂超过了埃克森美孚(XOM.N),凸显了投资者对主流风能与太阳能发电企业的押注。NextEra Energy Inc.是全球最大的私人太阳能与风能能源企业,具有22GW的可再生能源发电能力,制定了到2030年,在美国佛罗里达拥有3000万块新型太阳能电池板的目标。NextEra Energy Inc.的市值从2014年的366亿美金,增加到2021年2月份的1624.6亿美金,而埃克森美孚的市值,从2014年开始不断下降,2021年市值仅有2014年的一半。

在太阳能与风电的能源时代,世界上最令人垂涎的不是蕴藏着石油与天然气的土地,而是阳光明媚、有平稳持续风的热点地区。从摩洛哥到智利再到澳大利亚,巨型太阳能发电厂覆盖了大片的沙漠,而海上风电成了竞争最激烈的行业之一,丹麦的Orsted在欧洲的近海安装了摩天大楼一样高的风力涡轮机。新的风能与太阳能发电巨头将具有显著的地理位置特征。NextEra计划在阳光明媚的佛罗里达新增3000万块太阳能电池板。Orsted计划在希腊、马耳他与挪威天然岛屿上建造巨大的海上风力电厂,海上风电场的面积在218平方千米至407平方千米。即使在没有合适的近海岛屿的德国,Orsted计划在人工岛上建设100平方千米的海上风力电厂。

风能与太阳能发电的巨头们正在迅速成长,预计在2030年,将出现埃克森美孚石油企业一样的能源巨头。Enel现在风能与太阳能发电的发电量是44GW,预计在2030年间达到120GW。Orsted现在发电容量是11GW,预计在2030年间达到30GW。而英国BP石油企业现在风能与太阳能发电的发电容量只有2.5GW,预计在2030年间产生50GW的风能与太阳能发电。

2019—2020年可能是石油需求的顶峰,而2021年可能是风能与太阳能发电大发展的起点。美国2021年发电机装机容量,有39%(15.4GW)是太阳能,31%(12.2GW)是风能,11%(4.3GW)是与风能太阳能配套的电池储能,风能与太阳能发电已经占了美国新增发电容量的绝大部分。

来源:《期货日报》

【 关闭窗口 】 【 打印】 【 收藏此页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