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美高美游戏->资讯中心>行业数据

产融结合促进避险模式升级

2021年是焦炭期货服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服务产业发展10年的落脚点,更是期货市场助力煤炭“十四五”转型发展、助力“碳达峰、碳中和”国家战略的新起点。大家相信,下一个10年,焦炭衍生品市场必将推出更多新工具和新模式,建成场内场外协同的多层次衍生品体系,推动产融深层次结合,在服务焦炭产业链发展、服务国家战略方面行稳致远。

基差交易增强企业抵御风险能力

以往,焦炭上下游企业采用“一口价”的传统定价方式,赚取从生产或采购到销售、再到终端客户之间的价格差收益。但在价格波动面前,“一口价”定价方式会出现“越跌越难卖、越涨越难买”的情况。期货日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焦炭期货上市十年来,黑色系产业链不断利用期货工具避险,已有一些企业在期货工具运用模式上不断“升级”贸易和定价模式。

基差交易本质上是现货贸易,其现货定价基于期货和基差价格决定,即“现货价格=期货价格+基差”,而非一口价。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一些代表性产业企业探索符合黑色产业链发展规律的“基差定价”模式。2019年,旭阳集团和津西钢铁参与到大商所“企业风险管理计划”。当时买方为津西钢铁,卖方为旭阳焦化,津西钢铁为基差买方,旭阳焦化为基差卖方。双方参考了生产商间的基差贸易模式,即“正常买卖、定价后置”的模式来确定基差,并签订合同。

北京旭阳化工有限企业副总经理王柏秋先容,企业参考了国内其他品种成熟的基差交易实例,并对自己的方案进行了优化、修改和完善。双方的基差贸易诉求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焦企在行业利润较高时,双方可以通过基差点价结合套期保值的模式来锁定现货利润,同时规避基差风险。以往焦炭贸易双方博弈加剧,利润波动剧烈,高利润维持时间极短。而企业间采用基差点价模式,可以使基差卖方旭阳规避基差风险。二是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过程中,钢厂谋求转型以降低成本,原材料端成本控制成为利润增长的必要手段,通过基差点价可以获取点价权,有机会降低采购成本。三是从价格对立关系衍变为合作黏性更强的利益共同体。产业链中的价格博弈本身是一种涉及利益转移的内耗,而基差点价正在改变这种局面,变内耗为共同发掘市场错误定价机会,共同获取更多的利润。这个过程使得产业链利润蛋糕变得更大,让双方成为捆绑的利益共同体,进一步优化在现货领域的合作。

据悉,旭阳集团和津西钢铁把基差点价引入到了长协贸易中,针对长协贸易的特点做了相应的设计,通过期货盘面定价方式进行基差交易,将焦炭现货点价模式进行推广,具有积极的、广泛的示范效应。“基差点价这一创新贸易模式在黑色产业链中普及推广,实现行业的稳定经营,平滑企业经营利润,增强了周期性企业抗风险能力。”王柏秋说。

得益于大商所“企业风险管理计划”多年开展以及产业的支撑和参与,已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关注期货市场,企业充分结合期货即时价格来分析供需状况、配合库存管理和有效管控生产、贸易进度,促使传统的“随行就市”“一口价”交易模式逐渐改变,有助于贸易双方分散和转移风险。

“期货+期权”助力实体行稳致远

近年来,在交易所、期货企业等支撑下,焦炭产业链企业探索期权工具对管理库存风险、稳定企业经营的应用模式,一些焦化企业对下游钢厂开展含权贸易。尤其在2020年,企业充分利用期货、期权工具在风险管理方面得天独厚的优势,通过套期保值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企业规避价格变动风险,帮助企业抗疫复产。

银河期货总经理杨青先容,银河期货在2020年服务国内某钢厂运用期权工具开展焦炭库存风险完成2笔场外期权交易,合计交易量1万吨,产品周期累计近5个月,实现了为企业降低采购成本、库存保值增值等效果。其中,某产业企业担心焦炭库存贬值,通过银河期货买入J2009实行价格为1870—1780元/吨的欧式熊市价差策略组合,支出权利金为38.94元/吨。由于策略周期内现货价格上涨,该笔交易最终期货价格收在1955.5元/吨,企业虽然最终未行权,但该笔场外期权仍起到了保护库存价值的作用。

“参与场外期权的企业感受最深的是,在现货价格上涨情况下,利用场外期权工具进行套期保值,期权端可以选择不行权,不会侵蚀现货端盈利,最大亏损即为建仓时所需权利金。另外,利用场外期权工具进行买入套期保值,无需缴纳保证金,不必担心现金流不足的问题,从而能够更好地帮助企业提高抗风险能力。”他说。

在王柏秋看来,进一步运用期权等衍生品辅助企业经营。首先,期权有利于丰富企业生产和贸易策略,在生产贸易中引入商品期权,打破了传统行业单一的获利模式,丰富了企业的生产和贸易策略,提高传统企业的盈利能力。其次,期权能够有效结合期货和现货的渠道资源,相比期货,期权套期保值的优势在于非线性收益特点,亏损有限收益无限,花小钱办大事。最后,期权可以提升企业风险管理水平和抗风险能力,为市场参与者提供了更丰富的风险交易手段,更好地满足企业风险管理的诉求,提高企业风险控制管理能力,平滑了生产运营的成本和利润,强化了企业抵御风险的能力。

场内场外协同完善焦炭定价体系

在建设好场内焦炭衍生品市场的同时,如何解决标准化衍生品合约与多样的现货品类的差异、打通期现结合“最后一公里”,是交易所的一大课题。经过多年的探索并初具成果后,大商所于去年年底启动了“一圈两中心”场外市场建设,推动场内场外衍生市场协同发展。

期货日报记者从大商所了解到,大商所着眼于企业在现货贸易、资源配置和风险管理中的多样化需求,充分整合行业资源,组建包括黑色板块在内的“大宗商品生态圈”,打造大宗商品仓单、现货及衍生品为一体的大宗商品交易中心和大宗商品价格信息中心,形成多层次衍生市场体系。目前,已有鞍钢股份、海南矿业、物产中大金属、旭阳等12家黑色企业成为黑色品种圈场外会员,带动更多黑色企业参与大商所场外业务。此外,大商所基差交易业务新增焦炭等15个品种,实现了主要期货品种的覆盖,将使基差交易业务推广更为便利。

可以说,10年前,全球首个焦炭衍生品——焦炭期货在产业期待中挂牌上市,众多企业见证了焦炭期货10年来的成长与蜕变;10年后,焦炭场内衍生品运行成熟,场外业务功能初显,理应承载产业更多期待和关注。

展望未来,我国提出在2030年前二氧化碳的排放不再增长,达到峰值后逐步降低;2060年前实现二氧化碳“零排放”。对于传统碳排放“大户”的煤炭、钢铁行业,“碳达峰、碳中和”将加大供需两端的不确定性:供给端,减碳排放或加大焦炭限产预期;需求端,钢铁减产带来焦炭需求预期下降。此前工信部多次表态,要求2021年钢铁产量保持同比下降。目前高炉碳排放量高于电炉排放量,因此,以焦炭、铁矿石为原料的高炉生产也将受到更大的影响。

“未来,焦炭产业链企业需要密切关注衍生品市场,运用衍生工具为企业管理风险,进一步稳定经营。”相关采访对象表示,经过多年市场风险的考验,产业链企业对金融工具的认知和运用能力不断提高。而大商所为产业链上下游企业搭建起期货现货结合、场内场外协同的全方位衍生避险体系和有效的定价工具,将深化服务国家“碳达峰、碳中和”战略,服务“十四五”新时期焦炭行业的高质量发展。

来源:《期货日报》

【 关闭窗口 】 【 打印】 【 收藏此页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