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美高美游戏->资讯中心>行业数据

国家层面持续关注、喊话、加大监管,大宗商品市场5月演绎“过山车”行情,即将到来的6月如何走?

在即将过去的5月,大宗商品市场创造了不少“奇迹”,一个个都将写进历史。但犹如“脱缰的野马”的涨势,对恢复中的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越来越突出,这不得不引起国家决策层的关注。

5月中旬以来,大宗商品价格的过快上涨行情引起的国家高层的高度关注。国常会多次点名“大宗商品价格”,国家有关部门赶赴市场一线调研、联合约谈重点企业,监管部门紧急出手,加大对囤积居奇、哄抬价格、市场投机等行为的监管和打击力度。

国家层面的统一行动和一系列监管举措,令前期上涨过快大宗商品紧急“刹车”,在5月后半月展开了一波深度调整行情,一些商品价格自高点回落20%以上。大宗商品市场“高烧”暂退。

对于投资者来说,在经历不平凡的5月后,希翼6月在交易中能够顺利如意。那么,6月份大宗商品市场会怎么走?

 

政策扰动因素强烈,钢价或在波动中上行

5月份,螺纹钢产量先升后降,较4月末产量增加1.11万吨,总库存下降182.57万吨,远不及去年同期403.3万吨的库存降幅,和2019年同期降库水平基本相当。当月,螺纹钢周均表观消费量418.58万吨,较去年同期下降9%,较2019年同期增长4.9%。

5月份螺纹钢需求及降库情况表现相对较差,4月份地产新开工及拿地延续回落,基建投资增速也再次下降,也从侧面印证当前需求表现较为一般。4月份粗钢日均产量为326.17万吨,环比3月大幅回升7.54%,创历史新高。

据了解,供应持续高位,需求边际走弱,使得5月钢价大涨来自供需的驱动并不足,在当月中下旬调控加码后,钢价出现一波急速下跌,市场投机需求被快速挤掉。

据光大期货研究所所长助理兼黑色研究总监邱跃成先容,5月份是大宗商品受高层关注最密集的阶段,各类政策的出台对价格形成直接影响。目前来看,6月份政策仍是扰动市场的重要因素,包括钢铁产能回头看、产能产量双控政策如何实行,钢铁出口关税政策会否调整,监管部门对违规行为的查处情况,以及货币政策会否调整等。从螺纹钢自身供需看,基本面驱动并不强,需求将面临淡季的考验,同时供应在钢厂利润受压缩的情况下也存在一定的减量预期。预计6月份螺纹钢盘面或在波动中上行。

热卷方面,5月热卷产量连续回升,较4月末增加8.7万吨,总库存增加9.02万吨,周均表观消费量333万吨,较去年同期增长4%,较2019年同期下降0.7%。当月,热卷需求表现内弱外强,下游汽车、工程机械及家电产销数据均有所放缓,不过海外价格处于高位,钢厂出口接单情况依然较好,目前主流板材企业订单压力并不大。“5月份各类政策端的调控密集出台,热卷价格也在连创历史新高后大幅下跌,目前期现货价格基本跌至3月份的水平。预计6月份热卷盘面或振荡向上。”邱跃成说。

期货日报记者注意到,5月份澳洲、巴西铁矿石发运量双增,截至5月21日,本月日均发运量320万吨。澳洲方面,本月未受极端天气影响,日均发运量239万吨,环比增加19万吨。巴西方面,本月中下旬发运量明显增加,5月周均发运量达到570万吨。澳洲、巴西发往中国比例均有所增加,澳洲维持在86%左右,巴西月均比例为61.8%,但仍低于去年同期水平。分矿山来看,澳大利亚三大矿山发往中国的量均有增加,符合二季度增量预期,淡水河谷周均发运量达到486万吨,主要是月底冲量导致。从铁矿石26港到港量的数据来看,5月到港量保持在较高水平,截至5月21日,5月周均到港量为2272万吨,高于去年同期水平。另外,4月国产精粉产量2325.4万吨,国产矿产能利用率和产量小幅波动,但均保持在较高水平,内矿的供应也在稳步增加。

国内需求方面,高炉开工率和产能利用率稳步增加,目前产能利用率达到91.41%,高于去年同期水平。日均铁水产量也是稳步增加的趋势,截至5月28日,mysteel 247家钢厂日均铁水产量243.31万吨。当前除部分地区仍受限产政策限制外,其他地区高炉仍旧保持满产,使得铁水产量一直有所增加。“五一”假期前后市场成交活跃,但价格高位回落后,本月中下旬市场投机需求减少,大部分以观望为主,钢厂则是按需补库,本月中旬开始港口现货成交积极性下降。疏港方面,疏港量仍延续较低位置,未见明显增加。钢厂利润方面,5月下旬随着钢材价格的下跌,钢厂利润不断压缩。另外,海外需求持续保持强劲,4月份中国以外国家的日均生铁产量仍维持在较高位置附近,对铁矿石需求仍有所支撑。

截至5月28日,45港总库存为1.26亿吨,较4月末减少404万吨。从品种结构方面看,粉矿库存减少245万吨,球团库存下降61万吨,块矿库存下降113万吨。分品种库存来看,目前卡粉继连续跌至840万吨后,小幅累库至890万吨,巴混资源呈现持续降库走势,PB粉也在持续去库。

“海外需求维持高位,国内需求稳步增加,叠加‘五一’假期前后补库需求,现货成交活跃使得铁矿石价格5月初再创新高,但在政策等影响下,叠加基本面变化,供应端5月份逐步宽松,钢材价格大幅下跌,钢厂利润快速下滑,港口库存月末止降转增,价格在此影响下有所回调并持续高位振荡。”邱跃成说,展望6月,从海外供应端来看,澳大利亚部分矿山存在财年末冲量行为和巴西二季度复产稳步进行中,预计发运量将会有所增加,根据前期发运节奏与船期推算,到港量也将有所增加。从需求端来看,限产地区预计仍会保持现状,非限产地区预计会根据利润情况对高炉生产以及高炉品种配比产生一定调整,叠加淡季临近,成材的表观消费将会有所回落,6月份铁矿石基本面供需关系将进一步宽松,港口库存将持续累库,在实现今年粗钢产量同比下降的目标下,压产量政策对铁矿石价格打压的预期仍在,预计6月份价格将呈现振荡偏弱走势。

关于煤焦的后市,光大期货煤焦研究员王心彤认为,焦煤现货价格暂稳,目前部分煤矿有调降价预期。供应问题缓解,国产端煤矿开工上升,洗煤厂开工率降低,库存增加。近期部分国有煤矿收到保供通知,供应有增量。进口方面,澳煤暂未放开进口,目前其他海运煤进口增加。蒙煤通关环比增加,但目前通车数仍在低位。库存方面,随着焦化厂开工率提高,下游消耗库存为主,焦化厂焦煤补库库存增加,下游仍有补库需求。后期来看,随着供应增加,焦煤现货价格或有提降。在政策影响下,短期盘面振荡调整为主。

目前焦炭现货价格暂稳。据王心彤先容,供应方面,限产结束后焦化厂开工率逐渐上升,焦炭供应增量。需求方面,钢厂虽然环保限产继续,但高炉开工率不断回升。生铁产量环比继续上升。整体焦炭需求仍维持在高位。库存方面,钢厂持续补库,焦化厂焦炭库存下降,钢厂库存增加。在焦炭供应增加情况下,焦炭总库存基本持平。后期来看,现货价格暂稳,但供应增加,关注库存变化。焦炭短期跟随黑色系振荡运行为主。


化工板块受成本支撑或缓慢回升

5月份,能化品种多数先涨后跌,而拐点普遍出现在5月中旬。究其原因,主要是受到原料端国际原油和国内煤炭价格波动的影响。5月虽有美国输油管道遭黑客攻击以及伊朗原油要重返市场等消息冲击,但只是增大了油价波动,并没有影响原油走势。随着疫苗的普及和各国政府刺激经济恢复政策的公布,市场对原油未来需求恢复情况十分乐观,国际油价表现强势,因此也对油化工品种产生了强势的成本支撑。与原油相比,煤化工成本则在5月中旬出现了明显的方向性转变。

中银国际期货能化研究员汪琮棠认为,国内化工品除来自石化企业以外,煤化工企业对价格的影响也不容忽视。5月上旬,由于西北部分地区实行了较严的煤矿生产管理管控,煤价持续走高。成本端油煤价格齐涨令国内能化板块价格受到稳定支撑。不过,价格的持续上行令许多下游加工企业生产成本增加,在终端消费还没有真正复苏前,成本的上升无疑对其生产利润造成了严重伤害。为谨防经济滞胀风险,5月中旬,在国内多部委联合喊话以及国务院常务会议召开后,国内煤价得到了有效控制,煤化工产品价格也随之缓缓下降。

事实上,化工品中原油、高低硫燃料油、沥青等品种主要跟随国际油价波动。而上半年原油走势依然会振荡上行,即使伊朗原油重回国际市场,并不能造成原油供给明显宽松。沙特表态仍将积极履行原油减产协议所确定的减产义务以稳定国际油价。

“短期内油价预计仍将围绕65美金/桶附近波动。油制化工品的成本都将会因此而保持稳定,其中又以PTA表现最为明显。PTA不存在煤制产能,在经过前两年PTA产能扩张后目前设计产能大于聚酯需求。PTA行业平均加工价差只能保持在100—500元/吨的区间波动,其绝对价格基本跟随国际油价波动。”汪琮棠说。

据悉,其他化工品,如乙二醇、短纤、甲醇和聚烯烃等,国内产能还有部分属于煤制产能。煤化工产品在油煤走势分化时成为影响国内价格的边际变量。煤化工制品的价格在近期通过非市场因素调控后基本已接近底部。6月即将迎来夏季用电高峰,保障电煤用量将会成为重中之重。届时,预计国内煤炭会优先分配给电厂,对化工企业来说原料供应将再次收缩。“煤化工成本再次缓慢抬升后,对于像乙二醇这种原本流通库存较低的品种将会有明显提振。而塑料、聚丙烯这样库存保持中位、去库速度偏慢,且油制产能和煤制产能都较为可观的品种而言则会保持区间振荡。而典型的煤化工品种PVC,则会跟随煤价缓慢回升。”汪琮棠说。

对于6月份能化板块的走势,汪琮棠认为,今年海外疫情逐步得到控制,东南亚等地的订单不会再次流入中国,因此国内终端需求表现同比下降。短期而言,化工品在6月将会因为成本支撑而上升。但长期来看,由于下游对于化工品高价抵触情绪严重,且由于国内大炼化产能扩张,供应端产能设计偏宽松,因此基本面较弱的品种未来或将受库存压力影响而率先下调。


有色品种长期上涨或不可持续

有色板块在5月份普遍冲高回落。在当前阶段,有色价格波动主要受到宏观因素驱动。受境外经济复苏强预期及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经济体坚持宽松立场影响,加之供应端瓶颈尚未完全恢复,有色金属5月上旬攻势凌厉,其中铜、铝、锌等强势品种再创新高。但有色金属价格上涨至较高水平后,在以下因素影响下出现回落:一方面,境内外通胀均有抬头迹象,尤其是美国通胀增速大超预期,市场对政策宽松可能收紧担忧加剧;另一方面,国内高层密切关注大宗商品涨价,4月下旬以来国家有关部门多次喊话,采取包括加大对违规投机资金的排查等调控措施,随即价格出现回落。

金瑞期货有色研究员龚鸣在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有色的核心驱动力在当前阶段尚未消失,上涨趋势或未结束:第一,由于美国的就业和通胀双目标尚未达成,政策短期转向可能性不大,就业仅恢复到六成水平,而在“平均通胀目标“规则下,美联储对通胀容忍度更高。第二,主要经济体出台的大规模刺激方案影响尚未消退,市场普遍预期经济恢复强劲,总需求旺盛。近期拜登政府公布预算案,大幅上调联邦支出至6万亿美金就是一个例证。

“不过,有色基本面支撑或减弱。另外,高层已经开始采取措施遏制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预计近期仍以振荡为主。”龚鸣说,一方面,随着全球逐步加大新冠疫苗接种,疫情好转,有色供应扰动有缓和迹象。供应持续修复,对价格的支撑有所减弱。以铜为例,能体现铜矿供需情况的指标——铜精矿加工费TC连续5周小幅回升,港口精矿库存水平稳步抬升,铜矿供需有明显好转迹象。另一方面,在当前的原料价格下,制造业企业经营生产受到显著冲击,因此高层对商品价格容忍度极低,迅速采取措施。在此背景之下,预计短期有色仍以宽幅振荡为主,与宏观联系紧密的铜和基本面相对较好的铝等品种可能偏强。

在龚鸣看来,从长期看,大宗商品的供需逻辑没有出现明显变化,大宗商品的长期上涨不可持续。以铜为例,铜矿远期供应曲线稳步抬升。铜矿供应预计逐步结束短期紧缺局面,2022—2023年铜矿市场将转为小幅过剩。而对铜的需求增长预计亦不显著。尽管市场持续炒作的“碳中和”和“新基建”概念,但实际直接提振的铜消费增速或在消费量的1%—2%水平,边际新增量在20万吨左右,影响相对有限。若再考虑到传统领域的消费下降,总需求曲线并不陡峭。

来源:期货日报

【 关闭窗口 】 【 打印】 【 收藏此页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