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美高美游戏->资讯中心>行业数据

强降雨频发对生猪、鸡蛋市场影响几何?

近期,长江中下游一带强降雨频发,局地有暴雨伴随强对流天气;此外,受冷涡影响,东北、华北地区多阵雨或雷阵雨。7月4日,主雨带依然位于长江中下游一带。监测显示,江苏中南部、安徽中部、湖北西北部、湖南东北部、重庆南部、贵州西北部等地部分地区出现暴雨或大暴雨,江苏盐城、南通局地特大暴雨(260—286毫米)。


四川、湖北、湖南等生猪养殖大省以及湖北、江苏、重庆等蛋鸡养殖大省均位于近期的强降雨带,降雨天气是否会对国内生猪、蛋鸡养殖行业产生影响呢?对此,五矿经易期货农产品分析师王俊表示,今年以来降雨的分布、雨带变化以及降雨量基本在正常范围内,没有大范围超预期的情况发生,对养殖业供应和运输整体的影响有限、可控。


一德期货生鲜品事业部分析师侯晓瑞表示,强降雨对于生猪养殖的影响主要在于非洲猪瘟疫情防控的情况。“南方雨水增多对生猪养殖端影响相对较为明显,尤其近期四川非瘟抬头也是受到了强降雨天气的影响,但是否会造成大面积扩散目前还不能确定,因为经过这么长时间,养殖户对非瘟已经有较为全面的认知,在确定雨水会造成疫情扩散情况下,防疫措施较前期有较为明显的改善,全国大面积的扩散的可能性几乎没有。此外,强降雨同时会对物流产生一定的影响,可能会导致短期部分地区毛猪运不出来的情况,进而造成短期区域价差变化,但持续时间不会太久,因此强降雨对短期市场价格会有一定影响。”她说。


国泰君安期货农产品首席研究员周小球同样认为,降雨期间空气湿度大,雨水四处流动,会给非瘟防控带来巨大压力。比如2020年夏季就出现过南方非瘟疫情加重的迹象。不过,随着市场防控技术和水平的提升,已经很少出现区域性大规模疫病的情况,市场正在逐步转向疫病防控日常化。降雨对运输的影响不言而喻,但是只是短期的区域性影响,难以造成大范围的持续性影响。


“对于生猪市场来说,今年南方雨季下非瘟疫情整体可控,并未如年初预计的一样大面积暴发,而是以零星散发为主,4—5月份主要在两广,目前主要在四川,影响程度在20%以内。由于中小猪的出栏,目前四川疫情对供应端的影响略微偏负面。”王俊说。


据光大期货农产品研究员吕品先容,近日四川生猪市场以稳中调整为主,目前川内非瘟疫情较上周略有加重,全市场损失率在10%—20%左右,出现疫情的养殖场主要采取拔牙方式应对。由于之前四川生猪存栏量恢复良好,目前川内生猪价格略低于其他市场,外调标猪量略有增加(四川为传统生猪调入省份)。“短期看,持续降雨天气对四川生猪外调会形成一定阻力,从而对四川省内生猪价格形成利空,但从全国范围看,局部地区运输方面的短期受阻对全国生猪价格影响有限。”吕品说。


侯晓瑞表示,若强降雨遇上高温,对鸡蛋市场的影响主要是两个方面:一是影响蛋鸡产蛋率及蛋重,造成短期供应的减少,这也是每年夏季鸡蛋现货市场开启上涨主要原因;二是影响鸡蛋保质期,易出现发霉变质情况,蛋品质量问题会压制鸡蛋现货价格。“整体上,天气会对短期鸡蛋及生猪行情产生影响,但是长期影响并不大。”侯晓瑞说。


王俊认为,鸡蛋供应方面,目前尚处于梅雨季的最后时段,尽管出梅在即,但目前高温高湿的环境对鸡蛋保存不利,与预期相比蛋价走势稍显无力,现货的季节性上涨迟迟不发动,盘面的旺季合约纷纷开始挤升水,近期走势明显偏弱。“大家预计这种情况会在未来一周逐步结束,随着梅雨天气的结束和高温的到来,蛋鸡产蛋率下降,蛋价有望逐步受到支撑并开启旺季上涨格局。”他说。


从需求方面看,生鲜品的需求主要受消费习惯影响。据周小球先容,夏季气温较高,人们的饮食相对清淡,消费结构有所改变。对于生猪而言,仔猪怕冷,肥猪怕热,冬季出生的仔猪数量环比下降,对应夏季的生猪出栏量相应会降低,出栏体重也会季节性下降,从而造成夏季猪肉产量下降,价格季节性上涨。


在吕品看来,一般来说,面对恶劣天气,人们对新鲜蔬果、鲜肉等产品的需求越发旺盛,而且持续降雨天气导致生鲜产品的损耗率大幅提升,从而相关企业在生鲜品运输、存储等方面提出了巨大挑战。


“从消费端看,今年5月全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为35945亿元,其中餐饮收入达3816亿元,均已超过2019年同期水平,说明社会消费整体向好,随着生猪价格的持续下跌,低价也一定程度上刺激了猪肉消费。”吕品说。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商务部7月5日发布消息,7月7日公开竞价收储本年度第一批中央储备冻肉2万吨,也使生猪市场情绪得到稳定。“但是此轮现货价格上涨多是养殖户集体抗价所致,生猪出栏体重依然维持高位,冻品库存量依然很大,都说明短期供给端压力未见缓解,因此现货价格上涨的基础并不坚实。预计现货价格继续上涨空间不大,但在国家收储政策的不断深入下,成本支撑将愈发明显。”吕品说。


而在王俊看来,今年生鲜品的消费明显受到了一定抑制,这种抑制不一定是天气导致的,应该是是多方面因素的共同作用。“对于生猪来讲,消费习惯的改变、禽牛肉的替代、高峰人口的回落、新冠肺炎疫情下居民消费意愿和能力的减弱以及菜单价格来不及修改等原因均导致猪肉消费出现了下滑,好在6月份以来大家已经看到了价格下跌对消费的刺激作用,预计未来消费边际上的改善会对价格起到支撑作用。对于鸡蛋来讲,今年消费同样不如人意,主要原因也比较简单,就是绝对价格高,而替代品的价格相对低廉。”他说。


“虽然生猪价格以后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消费,比如大量的反季节灌肠行为,但这也一定程度上透支了后期消费,可能导致后期消费不及预期,进而压制生猪后期现货价格的反弹高度。鸡蛋后期季节性高点则取决于中秋供需情况,上涨毋庸置疑,但高点仍然存疑。”侯晓瑞说。


周小球认为,现阶段生猪价格的周期性和季节性仍在,且调研数据显示7月份规模场出栏量环比明显下降,叠加体重数据的下降,预计生猪现货价格仍将出现季节性上涨。不过,由于出栏同比大幅增加,本轮价格上涨的高度有限。“短期看,2021年第一次收储于7月7月启动,对短期现货价格有支撑作用,在收储落地前,现货价格窄幅整理概率大;长期而言,目前行业自繁自养平均成本在8—9元/斤,现阶段价格只是在成本线附近徘徊,会造成低效产能加速淘汰,或造成产能非线性波动,价格筑底的时间延长。”他说。

 

来源:期货日报

【 关闭窗口 】 【 打印】 【 收藏此页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