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美高美游戏->资讯中心>行业数据

2018:中国金融监管开启新篇章

2018年,行业大事繁多;大案要案不断出现;从中央到地方,对多层次资本市场的重视、关注空前。回顾历史,我国从未像是年这样重视资本市场、金融安全。

[1]  大案要案接连不断被查处

2018年1月23日,操纵期货价格的典型案例被证监会曝光:姜为操纵“甲醇1501”期货合约案是全国首例操纵商品期货合约价格刑事案件,姜为被处以100万元罚款;陶暘、傅湘南操纵“胶合板1502”期货合约案,没收违法所得1140444元,并处以两倍罚款。

2018年春节后第二个工作日公布的下面这件大事,传递了一个重要信号,意味着金融监管进入深水区,反映了监管层的决心和魄力,一场史无前例的金融监管风暴来了。2月23日,保监会对庞大的安邦保险集团实施接管,原董事长、总经理吴小晖被公诉。安邦理财产品经常通过银行营业部和证券交易所出售,但这些资金往往不出现在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上,而是成为不明不白而且有时是投机性质的投资。监管层担心,这类产品可能会失败,从而在中国脆弱的金融体系中引发振荡。

3月14日,证监会通报,对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的北八道集团罚没款约55亿元;8月10日,证监会披露对高勇操纵市场案作出罚没近18亿元。

之后中国华信实际控制人叶简明被查曝光。中国华信先用注水的资源撬动海外市场,又拿海外的故事在国内进行故事新编。2011年前后,华信所有授信额度也就几亿元,只能依靠不断融资来覆盖旧债,通过做大流水、扩大授信额度,不断开立信用证,靠借来的时间生存,最终把金融风险搞得让人心惊肉跳。

7月15日,裁判文书网公布的判决书显示,武汉一家配资企业涉及期货配资金额811亿元,日均峰值逾4亿元。

证券交易所里“该退不退”的上市企业,扭亏保壳手段五花八门,“咸鱼翻身”“乌鸡变凤凰”,市场“炒小”“炒烂”等壳资源炒作泛滥,内幕交易屡禁不止……6月,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原处长李志玲伙同其丈夫乔某某受贿案具体数额、情节被曝光:一企业上市后给李800余万元;李志玲向上市企业索贿540万元及奔驰汽车一辆;伙同丈夫向6家上市企业索财物4430余万元;“艺术品交易受贿”3000万元。9月28日,证监会原副主席姚刚案宣判,其收受他人财物6961万余元、多年内幕交易非法获利210万余元的案件被曝光。

[2]  金融监管进入新阶段

2018年3月28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召开,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设立上海金融法院的方案》《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引导意见》《关于加强非金融企业投资金融机构监管的引导意见》《关于形成参与国际宏观经济政策协调的机制推动国际经济治理结构完善的意见》等,昭示着补齐金融监管短板的步伐提速。

4月8日,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正式挂牌,中国金融监管开启新时代。

7月2日,新一届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亮相。

8月31日,被视为中国经济活力象征的电商业,有了自己的行业法律,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电子商务法》。该法的一个核心议题就是明确了电子商务平台的法律责任——对经营者的资质资格未尽到审核义务,或者对消费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并且造成消费者损害的,既不是“连带责任”也不是“补充责任”,而是“相应责任”。两字之变,深刻改变平台的利益格局。这堪称一锤定音,为电商行业发展定下了基调。

从法律上说,平台承担“连带责任”意味着消费者权益受损时,既可以起诉平台也可以起诉平台内的商家,平台内商家数量众多,如果要对每起可能的损害承担连带责任,意味着沉重的包袱和难以估量的合规风险,扼杀电商发展动力。而“补充责任”则意味着,只有当商家无法满足赔偿诉求时,平台才需要承担相应的补充赔偿责任,很大程度上减轻电商平台的责任,不利于保护消费者权益。该法定稿时“折衷”一下,修改为“相应责任”。“折衷立法”既有的放矢地解决了今天的问题,又没束缚创新,为更好的明天做了准备,有益于为电商业打开更健康的发展空间。

8月31日,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第2396号建议(《关于制定出台全国统一的地方交易场所管理办法的建议》),证监会答复:我国地方各类交易场所类别众多,涉及大宗商品、学问产权及艺术品、金融资产、国有产权、农村产权、林权、矿权、常识产权、碳排放权、排污权等多个类别,交易品种多样,情况十分复杂。制定全国统一的交易场所管理制度是否可行和必要?明确哪些内容?解决什么问题?有关方面尚未形成一致意见。证监会作为联席会议牵头单位,积极研究论证在国家层面出台交易场所监管规则的方式方法,进一步增加地方各类交易场所的制度供给,促进地方交易场所逐步走上规范发展的道路。

[3]  “不作不死”,一只巴掌拍不响

有句话叫“不作不死”,用在一些违规交易场所身上再恰当不过。

2018年,币圈和链圈无底线逐利达到疯狂。史上最严厉的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回头看”正在进行时,一些人敢于在这风口上做不怕“拔出萝卜带出泥”的事,明知故犯、挑战监管底线。在交易平台上疯狂从事比特币、空气币、山寨币、传销币交易,搞“庞氏”骗局,注定了以投资虚拟币种来实现财富增长的梦想,终究是火中取栗。

资本市场如何让人疯狂,也会如何让人绝望。1月8日,全球数字货币总市值为8139亿美金,到6月13日,主流数字货币比特币、以太坊等“飞流直下三千尺”,仅5个月内5248亿美金数字货币市值消失于无形。

互联网金融借贷P2P平台就像开赌场。伴随着夏季汛期,P2P行业也是惊雷滚滚。和过往E租宝、钱宝网等单个平台爆雷不一样,这次是大规模群体性“王炸”:意隆财富350亿元、善林财富600多亿元、唐小僧750亿元、草根投资862亿元……5月前,P2P平台爆雷数量稳定在每月14家内,6月到60多家,7月达到150多家……市场但凡有点风吹草动就如临大敌,谁谁又跑路了,谁谁又失联了,谁家又拟违约了,有的没的,整日寝食难安。

4月10日晚间,有消息称证券业协会创新部通知券商,自4月11日起暂停券商与私募基金开展场外期权业务,券商不得新增业务规模。该通知点到了“投资者适当性”监管的要害问题。

交易场所之所以乱象频出,也与一些投资者的任性不无关系。俗话说,一只巴掌拍不响,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一些投资者的素质真的有待提高,撒钱时劝不住,亏了找政府,再不行就出现过激行为。

[4]  成立金融法院,完善金融审判体系

近年来,金融案件特别是涉及交易场所的同案不同判的现象,一直遭受诟病。同时,同案不同判也灼伤了监管部门、交易场所、律师、法官、专家、媒体、银行、第三方支付、App企业。

如,以“国发〔2011〕38号”文件(下称“38号”文件)来说,在投资者与某交易中心就同一性质纠纷案的处理上,尽管公安机关认定这不是刑事案件属于民事纠纷,但某地方法院认为,某交易中心及其会员单位采用了“38号”文件禁止的标准化合约交易,涉嫌刑事犯罪。而南京市六合区人民法院在审理同一性质案件时,不但没有认定标准化合约交易涉嫌刑事犯罪,还明确指出,某交易中心的交易模式尽管具有“38号”文件所指的标准化合约交易的特征,但无法律规定对该模式进行明确禁止。“法无明文禁止即许可”,交易中心胜诉。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某交易中心遇到40多起同一性质的官司,该交易中心所在的地方法院判决交易中心均胜诉,而在外地的20多起官司,该交易中心全部败诉。在交易纠纷、合同纠纷等进行上诉的民事案件中,一些案件被认定为非法期货交易,投资者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需要承担一定的责任,返还部分投资损失;一些案件是支撑交易场所而未支撑投资者,被认定为不符合非法期货的范畴,驳回上诉人返还投资损失的诉求。

一个判决如下地狱,一个判决若上天堂。

同案不同判给社会造成的严重伤害,远不止这些。某一方当事人的主张未得到预期结果时,当事人就倾向性地认为裁判不公,推断存在徇私枉法的行为,因而不断上访、投诉、缠诉,不仅影响到了社会秩序,也给审判工作带来了巨大的压力。由于法律具有引导、评价、教育等功能,同案不同判常常使公众感觉无所适从。

金融案件专业性、技术性、国际性、全局性、系统性强,裁判结果对产业发展、市场经济影响深刻,对市场各类主体尤其是属于不特定多数的金融消费者、投资人影响极大,在基层法院,审判人员缺少金融方面专业常识,甚至足以引发连锁反应导致社会稳定问题。为此,曾担任上海市政协委员的张宁、吕红兵、谢荣兴,连续8年呼吁设立金融法院。

在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下,8月20日,我国首家金融法院——上海金融法院揭牌成立。该法院对金融案件的集中审理,不仅能够为金融领域复杂、新类型案件提供指引,还将提高金融案件审理质量及审判规则统一性,一定程度防止“同案不同判”的现象。强化司法裁判、司法监督在金融领域作用的发挥,也将有助于提前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引导金融企业、消费者合规地进行金融活动。同时,新类型案件审理有利于向国际输出金融审判司法裁判规则,推动国际金融审判司法现代化,让中国裁决参与国际规则制定。

[5]    清理整顿重拳出击

      严防乱象卷土重来 

2018年3月20日,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在北京组织召开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回头看”后续工作会议。9月13日,部际联席会议召开专题会议。两次会议均要求,各地区各部门持续保持高压态势,严防交易场所乱象卷土重来。引导支撑交易模式合规、产业支撑足够的交易场所发展壮大,逐步形成“品牌”效应,不断提升服务能力,同时坚决打击违法违规交易,彻底扭转“劣币驱逐良币”的被动局面,推动交易场所走上健康发展的道路。两次会议对现实十分清醒:违法违规交易活动滋生的条件仍然存在,交易场所过多过滥的现象尚未得到根本扭转。所以,对后期的工作布置有了很强的针对性。

天之将明,其黑尤烈。飓风过岗,万木蛰伏。

严格的清理整顿,或者说是倒逼交易场所自律起来,毋宁说交易所无法施展运作,不得已断臂求生。10月30日,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官网发出公告,同意北京华彬艺术品产权交易中心退出本市交易场所管理范围。同期,北京国家粮食交易中心、北京黄金交易中心、北京新发地农产品电子交易中心、北京兰格钢铁交易有限企业等申请退出交易场所监管范围。

11月1日,《〈关于稳妥处置地方交易场所遗留问题和风险的意见〉的通知》(清整联办〔2018〕2号)正式下发。该《通知》重点提到,根据相关文件精神,2018—2020年年底之前即为“三年攻坚战”,工作“确保在2020年年底前全部整合到位”。

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回头看”工开展以来,貌似出现了个无法忽视的印象:交易场所越清理整顿越多,越清理整顿越乱。仅以大宗类交易所为例,据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大宗商品交易市场流通分会统计,到2012年年底,国内尚在运营的大宗商品电子类交易场所有318家;到2018年年底,这一数字变为2461家,比2017年增长25%。

交易场所貌似越清理越多越整顿越乱,还有什么原因?最为关键的是国家始终没有出台法律法规加以约束,仅有“38号”“37号”文件进行行政管理。

举个简单例子,一些人认为,“38号”文件规定如铁桶一般疏而不漏,文件好使好用简单粗暴,开个会就可以进行“执法”。如“38号”文件规定,未按省级政府批准设立或违反规定在名称中使用“交易所”字样的交易场所,工商部门不得为其办理工商登记。但是,这些交易场所却以“交易中心”名字进行注册,玩个文字游,妥妥地使“38号”文件成为一纸空文。

不得不说的是,交易场所乱象频出的原因还有地方的“护驾”。一些地方交易场所不但受到地方政府的大力推动,在众多交易所中,地方政府以国有投资企业的形式成为交易所股东,个别民营交易场所甚至有地方政府官员参与干股经营。

在“谁的孩子谁抱”监管体制下,地方政府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一些违规违法的交易场所必然会得到地方政府和官员的“呵护”。

10年来,科技创新、数字经济、人工智能、金融创新迭代快速,颠覆了人们的认知,而大家的监管思路和依据更需要与时俱进。

来源:《期货日报》

【 关闭窗口 】 【 打印】 【 收藏此页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