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美高美游戏->资讯中心>最鲜资讯

破8000美金/吨!“铜博士”为何“瀑布式”下跌?如何应对?

6月上旬以来,伦铜、沪铜开启一波“瀑布式”下跌行情。周五LME铜自去年2月来首次跌破8000美金/吨,日内跌幅超3%沪铜方面,截至周五收盘,沪铜主力2208合约报收于61630/吨,跌幅4%,周五夜盘,沪铜继续下跌。

“近期宏观面悲观情绪是铜市重挫的主因。”方正中期研究院有色研究员尹心表示,继本月美联储加息75个基点后,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美国国会的听证会继续释放出鹰派的信号,表明了未来控制通胀的决心,并承认加息引发衰退的可能,而其间欧洲、澳、英国等西方国家的央行也持续释放鹰派加息的信号。与此同时,地缘政治冲突仍在持续扰动欧美地区的经济前景,最新公布的西方国家经济数据也显露出衰退的信号,悲观情绪的反馈进一步加剧。在西方央行一系列的鹰派动作以后,美国消费者信心指数降至近十年最低水平,市场对年底美国联邦利率的普遍预期已经从月初的2.5%—2.75%上涨至近期的3.5%—3.75%,衰退预期的不断升温与货币的加速紧缩意味着大宗商品周期顶点可能已经提前到来。

国内方面,金瑞期货铜研究员龚鸣表示,国内经济修复较为缓慢,市场对于国内消费前景也较为悲观。“此前6月上旬市场交易复工复产逻辑,但实质上6月以来修复进程较为缓慢,市场悲观情绪进一步加剧。”

“此次‘铜博士’因宏观情绪加速下跌,是对西方经济衰退的提前反应,但鉴于本次铜周期的复杂性,下半年铜价仍可能维持高波动的情况。”尹心分析指出,此次铜周期与过去几次最大的不同在于,中美经济周期的不同步。过去,中美经济周期大多是同步的,中美货币政策在时间上有一定的相关性,因此铜价在加息和衰退周期的下跌是比较顺畅的。但这次因为疫情对全球经济的扰动,导致中国经济周期领先于西方经济体。

“去年下半年至今年年初,中国的消费较弱,但海外的需求支撑了铜价。而目前的情况是,虽然海外进入衰退周期,而中国作为铜最大的消费国,正在经历经济复苏的周期,包括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都在持续加码。据大家对铜下游企业的调研,大多下游企业都认为下半年的情况要远好于上半年。”尹心说。

此外,尹心认为,目前市场关注的新能源产业链景气度也在持续超预期,铜作为主要受益品种,消费前景值得期待。总体上,未来国内外经济周期的不同步,可能是导致铜价迎来高波动的重要原因。

中信建投期货有色金属高级分析师张维鑫表示,目前铜的运行逻辑有两条,主线是衰退预期,次线是供需偏紧,前者主导铜价下行,后者给予铜价支撑,未来可能主导波段反弹行情。

“当前的急跌行情是铜市彻底转入熊市的信号,未来1—2年铜价趋势走弱,最低可能跌至50000元/吨的水平,但过去三周那样的跌势不会持久。”张维鑫说,相对而言,本轮经济下行更有可能只是经济周期的正常波动,并非是危机或萧条,因而铜价在经过短期内的急剧调整后,在某个价格水平企稳,并且完成较大级别的反弹是很有可能的。这个反弹的基础是,对衰退的担忧或恐慌降温,同时供需出现阶段性的紧缺。

龚鸣则认为,近期铜市场缺乏逻辑主线。前期价格大跌反应了市场对海外经济衰退和悲观政策预期,市场下一步判断方向需要验证经济数据和政策事件,但是7月上旬缺乏有效政策指引,确认方向可能需等待7月中旬后美联储7月议息会议和国内中央政治局会议给予更清晰指引。当前节点并未能观察海外经济衰退现实,且国内经济边际好转,预计铜价短期仍将在当前价格区间僵持,向下先关注60000元/吨附近的价格支撑。“未来1—3个月美联储加息预期沟通充分的情况下,加之国内8月前后是政策窗口期,铜价有望在现实环比改善的情况下进行弱反弹。”

上海期货及衍生品研究院战略委员会、学术委员会委员张宜生在7月1日由期货日报举办的“2022大宗商品年中峰会——我国有色期货市场发展与产业链变革”会议上表示,期货价格的形成要素包括商品供求关系、货币供求关系、突发事件、交易系统交易特性(持仓与库存)程式化交易(高频交易)等。他在对铜产业链的形态特点与价格要素进行分析时指出,铜产业链上游企业规模小、中游企业规模化集中、下游企业极为分散。铜产业链较长,环节多,每一环节都较分散,下游涉及应用领域广阔,且需求弹性大,原料保障不稳定,对非矿原料依赖重,铜矿资源储备较少,相对其它品种,大矿很少,开采难度大。“由于铜产业链每一环节的资源垄断性相对较弱,不可控因素多,影响供求关系因素也多,突发因素多,导致铜的价格波动频繁,波幅较大,价格预测难度大。”

此外,张宜生表示,国际铜期货市场有几个特点,一是场内外期权衍生品多样化;二是在很多商品指数中都有铜期货的身影;三是铜期货深受投行和对冲基金青睐。“铜产业自身客观特点与市场创新,加剧了铜价价格波动的频率与波幅,继而进一步刺激了保值与对冲的要求。”

在市场下行周期,张维鑫认为,对于产业链的企业而言,活下去是首要目标,稳定经营是最优选择。“过去两年的牛市,让许多企业对先产后销赚取差价产生了依赖,而这在下行周期将带来巨额亏损。铜加工行业本就是资金占用大、毛利率低的行业,如果暴露风险敞口,价格的波动便可能将加工利润完全吞噬。”张维鑫建议,铜产业链上下游在未来1—2年应该更加注重铜的价格风险管理,尤其是减少多头风险敞口,规避价格趋势下行给企业稳定经营造成的威胁。

尹心表示,考虑到未来铜价仍维持高波动的可能性,运用期货工具对企业风险敞口进行适当的管理显得很有必要,同时也对相关企业套期保值的仓位、资金管理提出更高的要求,在行情急剧变化的阶段,也可以引入期权等衍生品工具组合来满足多样化的保值和投资需求,如在可能的重大事件发生之前,采用买入波动率的策略来规避极端行情带来的风险。

来源:期货日报

【 关闭窗口 】 【 打印】 【 收藏此页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