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美高美游戏->资讯中心>行业数据

期货和衍生品法为双向开放点亮“灯塔”

即将于2022年8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期货和衍生品法》引发了全球范围内参与中国衍生品及期货市场的机构的广泛关注。有外国媒体表示,中国期货和衍生品法的通过,是过去20年来亚洲衍生品市场最重大的法律进展。

境外机构期待新法促进中国期货市场国际化

西盟斯律师行(Simmons&Simmons)北京办事处合伙人杨帆向期货日报记者先容,长期以来,境外很多机构、投资者都一直在寻求更深入地参与中国期货和衍生品市场,不过有时候也会因为有些制度尚在建立过程中而对一些尚不明确的问题感到困扰。新法在促进中国期货市场与国际标准和制度接轨方面取得了很多成效,例如,新法明确“单一协议”和“平仓净额结算”机制等,将为境外投资者消除市场壁垒,使他们能够更多地涉足中国市场,很多投资者都对新法出台表示非常欢迎和欣喜。

“其实,境外投资者十分期待中国期货及衍生品市场可以更快发展和开放。”杨帆表示,新法对“引进来”和“走出去”的提及,增强了全球投资者继续为这个日益规范、透明、开放、充满活力和韧性的资本市场作出贡献并从中受益的信心。

元大期货(香港)总经理任俊行认为,期货和衍生品法对于设立期货企业、境内单位或个人从事境外期货交易、境外机构在境内从事市场营销都有明确的规范,也将促进境内与境外的期货市场交流,有利进一步扩大期货市场高水平双向开放,推进中国期货市场的国际化。

群益期货(香港)前董事总经理高政雍认为,中国期货和衍生品法正式实施后,将对市场、经营机构以及投资者等各方都产生深远影响。“新法完善了境外机构在境内市场开展行销活动的管理规则,弥补了此前期货市场在法律和制度上存在的不足,对中国期货及衍生品市场的建设和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他表示,这不仅有利于进一步规范衍生品市场和交易,切实防范金融风险,更好地发挥期货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功能,也有利于更好地保护境内外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具体来看,本次期货和衍生品法在重点规范期货市场的同时,兼顾衍生品市场发展,除了对期货交易予以定义以外,新法还明确了衍生品交易的定义。同时,除了对期货合约、期权合约予以定义以外,按照巴塞尔委员会和国际证监会组织有关衍生品的定义,还明确了互换合约、远期合约属于金融合约的属性。

其中,新法中明确定义了期货交易终局性的法律框架备受境外市场机构关注。高政雍提到,期货交易的终局性方面,期货与衍生品法第26条“依照期货交易场所依法制定的业务规则进行的交易,不得改变其交易结果”明确给予交易所交易之终局性规定与中国证券法的精神相似,是市场安全有效发展的基石。结算的终局性方面,在第37条“依法进行的集中结算,不因参与结算的任何一方依法进入破产程式而中止、无效或者撤销”亦明确定义期货结算环节的终局性不因任何法律(包含破产法)规定而改变。违约管理措施方面,新法41、42条涵盖了结算机构可采取的各项违约管理措施,为市场参与者提供明确的结算指引。

为期货市场“引进来”“走出去”奠定法律基础

目前,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在全球期货市场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众多境外的期货企业希翼进入中国市场深入耕耘。

在高政雍看来,本次期货和衍生品法第11章规定的监管法规框架赋予国内监管机构对在境内或跨境开展、与面向国内客户提供服务的境外主体进行监管的权利,这对境内与境外期货市场参与者而言都是一项里程碑式的立法进展。

据了解,随着中国期货市场的蓬勃发展,已有不少外资机构透过特定期货品种进入中国市场进行交易。任俊行先容,目前境外期货企业只能通过海外二级代理商的身份进入中国期货市场,引导海外投资者参与美高美游戏、PTA期货等期货特殊品种的投资。境外期货企业虽然可参与到中国期货市场,不过仍有诸多不便之处,例如能参与的期货品种、接触到的投资者有限等。“在期货和衍生品法出台后,明确设立期货企业的资本额,主要股东及实际控制人等方面要求,对于计划要进入中国市场设立期货企业的外资机构提供了明确的指引方向。”他说。

“期货和衍生品法将为中国期货市场与国际接轨提供基础保障。”高政雍说明,期货和衍生品法为境外实体向境内交易人提供服务、在境内从事期货行销推介活动,及境内市场参与者从事境外期货交易等跨境活动都提供了行为规范。为期货市场“引进来”“走出去”双向开放奠定良好的法规基础。

高政雍认为,期货和衍生品法有助于促进境外期货机构进入中国市场、境内市场参与者参与境外交易。“透过本次的立法规定中央对手方、履约保障以及交易报告库制度等,为中央对手方和相关履约保障安排的有效性提供法律基础规范,为国际投资者进入中国市场扫除重大障碍,进而促进资本市场的跨境流动性和运作效率。伴随着期货和衍生品法的实施,未来境外期货经纪业务的开放与更多境外交易者透过QFII制度进入中国期货市场,将使中国期货市场更为全面与国际化。”高政雍补充说,“这些都将为企业风险管理提供更多助力,更大程度发挥期货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作用。”

实际上,现阶段,中国很多产业企业在全球范围内都存在庞大的避险需求。在业内人士看来,无论是国内市场还是国际市场,都存在着物流、商流一体化的问题,期货市场正是在这个领域中发挥着风险管理的作用,打通国内外市场,将有利于进一步丰富国内企业风险管理的“工具箱”,促进各个市场间物畅其流的实现,提升全球资源的有效配置。

对于国内期货市场而言,任俊行还提到,当有越来越多的外商在中国新设期货企业后,中国的期货企业的分类也会从现有的传统系、券商系、现货系外,新增外资系,为中国的期货市场导入新的经营模式,引入新的投资者族群,共同壮大、丰富中国期货市场服务力量。

据了解,目前不少机构预期相关法律法规在部分细节方面将有进一步的指引,并持续完善。例如,在程序化交易方面,新法对程序化交易进行了定义,并讲述了程序化交易的一般合规性以及“对期货交易所的系统安全或正常交易秩序产生不利影响的程序化交易”的法律后果。“从立法意图来看,监管对程序化交易的态度有很大可能是保持中性的,而重点关注市场行为本身的合规性,这符合全球市场标准,并深受境外投资者欢迎。”杨帆向期货日报记者表示。

此外,任俊行告诉记者,现阶段境外期货市场的开放程度相对高,交易所间的交易结算规则与风险管理方式彼此相通,投资者可以无缝的在跨交易所间投资,在现今中国境内与境外期货市场并未完全开放的情况下,目前仅有部分境外专业投资者进入境内期货市场投资。“这类境外投资者专业属性较强,他们可以快速了解并融入境内期货市场的规则。但若境内期货市场要引入境外的一般投资者,建议境内在技术系统方面也根据境外期货市场习惯新增部分功能,例如,开仓平仓与自动仓的设定、丰富交易委托单指令等,以缩减境外投资者的学习门坎,在技术上支撑境内市场加快国际化脚步。”他说。

来源:《期货日报》

【 关闭窗口 】 【 打印】 【 收藏此页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