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美高美游戏->投资者教育>反洗钱专区

天津市人民检察院 中国人民银行天津分行联合发布惩治洗钱犯罪典型案例④

 

来源:天津市人民检察院微信公众号

4月28日,天津市人民检察院、中国人民银行天津分行联合发布5个惩治洗钱犯罪典型案例。典型案例聚焦毒品、涉黑、贪贿、金融等犯罪领域衍生的洗钱案件,不仅在事实认定、法律适用上对司法办案工作具有一定引导意义,而且对社会公众具有警示意义。

5个典型案例分别是:孟某甲、苏某某贩卖毒品洗钱案,孟某某洗钱案,潘某洗钱案,陈某洗钱案,杨某洗钱案。这些案例全方位展现天津检察机关、中国人民银行天津分行等多个单位联动配合,有效落实《打击治理洗钱违法犯罪三年行动计划(2022-2024年)》有关要求,遏制赃款转移、转换与反哺犯罪活动,从严打击治理洗钱犯罪活动等情况。下面大家来先容第4个案例:

4、陈某洗钱案——深挖涉黑财产流向,准确认定涉黑洗钱案件的两个明知

【基本案情】

被告人陈某,系涉黑案件被告人李某投资的某土方工程的合伙人、财务负责人。

(一)上游犯罪

2014年开始,赵某某等人(作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者、领导者已判决)依托某寄卖有限企业、某非融资性担保有限企业(以下简称“总企业”)等经济实体,有组织地实施高利放贷、“套路贷”等暴力讨债违法犯罪活动,攫取巨额经济利益,为扩大组织影响,获取更多非法利益,先后在天津市蓟州区部分地区分别设立分企业,其中分企业负责人李某(另案处理)、杨某(作为该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积极参加者已判决),员工包括孟某(作为该黑社会性质组织的一般参加者已判决)等人,在赵某某的组织、领导下,进行有组织犯罪活动并非法敛财。天津市蓟州区人民检察院于2021年9月2日对李某以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开设赌场罪、非法经营罪、偷越国边境罪向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李某当庭对其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犯罪事实供认不讳,自愿认罪认罚。

(二)洗钱犯罪

2017年至2019年期间,被告人陈某在明知李某的财产为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所得的情况下,通过提供其投资入股的相关企业施工资质,与河北某工程有限企业签订某土方工程施工合同,与李某共同向工程投资,由陈某负责工程财务,进行工程款的管理及利益分配。2019年2月,李某认为其从事高利放贷的行为将受到刑事打击,为逃避侦查,偷逃到缅甸境内,并将该情况提前告知了陈某等人。同年6月,河北某工程有限企业用一套别墅抵顶了应付李某、陈某的人民币330余万元工程款,后经施工现场负责人王某、赵某销售得款320余万元。陈某为帮助李某掩饰、隐瞒其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所得及其收益,授意赵某、王某等人用现金结算房款、工程款,并指使王某将其中的人民币130万元以现金形式交给李某亲属。

【诉讼过程】

天津市蓟州区人民检察院在办理赵某某等18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诈骗罪等一案过程中,发现陈某可能涉嫌洗钱犯罪。一是在审查时发现,该组织重要成员李某在逃,对比公安机关查扣的资产情况,李某资产数量不多,有可能涉嫌转移资产。二是有针对性地开展补充侦查,初步掌握了李某将犯罪所得通过陈某在资金密集型的某土方工程进行投资,并可能转移获利的线索。三是线索移送公安机关,并明确以资金去向为重点,查实陈某涉嫌洗钱的具体行为。后公安机关查清陈某和李某妻子魏某(另案处理)涉嫌洗钱的犯罪行为并移送审查起诉。

引导侦查阶段,检察机关重点围绕三个方面开展工作。一是围绕陈某对李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明知,重点查清二人之间的关系,以及陈某对李某参与涉黑组织利用经济实体有组织地通过高利贷非法暴力讨债、该组织在当地的影响力等“组织特征”“行为特征”“经济特征”“危害性特征”的知晓程度。二是围绕陈某对其帮助转移对象系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所得的明知,以李某投资合作所涉资金的性质特征为重点,从敛财手段非法性、资金来源黑恶性、犯罪所得收益性、以商养黑反哺性等几个层次框定黑财性质、范围和陈某的认知程度,并结合进一步查明的陈某曾投资入股涉黑组织非法放贷业务、李某在逃期间与其沟通内容,锁定其主观明知。三是围绕洗钱数额,重点查清重要时间节点李某与陈某对于工程款结算方式的变化,并以资金流向为重点,查清涉嫌洗钱的相关犯罪嫌疑人,依法通过查封、扣押、冻结等手段做好打财断血工作。

天津市公安局蓟州分局于2020年9月14日,以陈某涉嫌洗钱罪将案件移送审查起诉。针对陈某辩解其对李某涉黑犯罪不知情,没有帮助李某隐匿、转移财产,检察机关一方面通过退回补充侦查,调取多名与二人关系密切的证人证言、书证互相印证,证实李某与陈某关系密切,陈某知道分企业有组织对外放贷且存在暴力讨账的事实,知晓分企业影响力,查清了李某出逃后,项目资金结算由陈某决定。另一方面,检察机关进行自行补充侦查,在办理李某涉黑案件过程中,进行充分释法说理,消除李某抵触情绪,李某对陈某的明知情况以及其与陈某串通隐匿财产的情况供认不讳。

2021年2月4日,天津市蓟州区人民检察院以洗钱罪对陈某提起公诉。2021年7月30日,天津市蓟州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认定陈某犯洗钱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宣判后,陈某提出上诉。2021年12月8日,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

➤ 涉黑洗钱线索应横向纵向相结合进行挖掘。检察机关办理涉黑案件时,应同步审查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所得去向,及时发现洗钱犯罪线索。对查扣财产数量少,可能涉嫌转移资产的,应横向开展交往人群摸排,重点对同案犯、近亲属、关系密切的人、有大额经济往来的人进行排查。同时,要注意纵向做好同案犯、近亲属的认罪认罚工作,围绕交往细节、密切程度进一步查清事实,挖掘洗钱线索情况,及时移送公安机关,并进行持续跟踪引导。

➤ 涉黑洗钱案件应强化犯罪嫌疑人对于上游犯罪行为人从事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明知的证明。证明中,犯罪嫌疑人的认识达到行为认知程度即可,无需达到司法认知。应围绕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四个特征,重点搜集犯罪嫌疑人与涉黑犯罪事实关联的证据。对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上游犯罪行为人从事有组织违法犯罪活动称霸一方,通过暴力等手段非法敛财,应当认定为对上游犯罪系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具有明知。

➤ 涉黑洗钱案件应加强犯罪嫌疑人对于其协助掩饰隐瞒的是涉黑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明知的证明。重点围绕主客观两方面证据调取。客观上,对于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活动所得或用于犯罪活动的财产、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其他应当依法追缴的财产,应当认定为涉黑犯罪所得;对于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个人财产、在案扣押的其他财产,如违禁品或财产权属不明财物等,不宜认定为涉黑犯罪所得。主观上,通过犯罪嫌疑人的客观行为以及在洗钱犯罪过程中的分工、参与程度,结合外围证言,查明其对转移的系涉黑犯罪所得及其收益是否具有明知。

【 关闭窗口 】 【 打印】 【 收藏此页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