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美高美游戏->资讯中心>国际财经

全球原油贸易流向发生颠覆性变化

2022年3月之后西方国家对俄罗斯实施了史无前例的制裁,包括对俄罗斯能源的制裁,但最新数据显示,俄罗斯7月的原油产量已经连续第三个月回升,从7月1日到17日,俄罗斯原油日产量为1078万桶。虽然原油产量有所回升,但因为最大的买家欧盟对俄罗斯原油制裁逐步落地,俄罗斯必须为其原油寻找新的买家,这也直接推动了全球市场贸易格局出现了巨大的变化。

俄罗斯原油出口量仍保持高位

俄罗斯是全球第二大原油出口国,俄乌冲突爆发以来,俄罗斯原油供应成为市场热议的话题。同时,西方国家对俄罗斯的制裁不断升级。原油方面,英国、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四国都宣布了禁止进口俄罗斯原油,欧盟也在6月初落地了第六轮制裁方案。而欧洲作为俄罗斯原油的最大买家之一,面对制裁方案中接近220万桶/天原油和120万桶/天石油产品的欧盟海运禁令,彼此都需要找到新的进口和出口方向。由于俄罗斯自2月起停止更新进出口数据,大家从原油海运数据出发追踪俄乌冲突对全球原油海运贸易流向的变化。可以说,俄乌冲突颠覆性地改变了传统石油贸易流向,而这种改变或许是永久的,并已在今年上半年表现得非常明显。

今年以来,全球海运贸易保持较快速度增长。根据Clarkson的数据,2022年1—5月,原油海运贸易量平均增速6.7%,去年四季度该数值为5.6%,去年同期增速为-5.0%,贸易回暖迹象明显。从月度趋势来看,原油海运贸易量自2月起同比增速连续3个月上升,5月增速上升至11.2%,大幅好于去年同期水平。且更高频的靠港量数据能够进一步印证原油贸易活跃度的改善。2022年上半年,全球油轮7天平均靠港量整体均值为155艘,同比增长5%,整体走势基本优于过去3年的水平。同时,全球原油海运出口量也维持正增长,在俄乌冲突下,俄罗斯原油海运出口量仍然保持高位。

图为全球月度海运贸易量同比增速(单位:%)

图为全球油轮7天平均靠港量(单位:艘)

俄罗斯原油出口转向东方

波罗的海的Primorsk和Usst-luga、黑海的Novorossiysk以及远东地区的Kozmino是俄罗斯原油出口主要经过的四个港口,其中远东地区港口主要出口至亚洲。从船期追踪数据来看,俄罗斯海运原油的贸易流向在3月起就有了明显的变化,亚洲的买家为俄罗斯无法出口至欧洲的原油买单。出口至欧洲的份额小幅下降的同时,出口至亚洲的贸易量增多,特别是印度增量显著上升。从种类来看,俄罗斯Urals原油和CPC Blend原油占了绝大多数的比重。

图为俄罗斯海运原油流向(单位:千桶/日)

图为俄罗斯海运原油种类(单位:千桶/日)

图为Brent和Urals原油价格对比(单位:美金/桶)

值得注意的是,俄罗斯出口维持高位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Urals原油较Brent原油折价高,俄罗斯或难以从中获利。虽然以往Urals原油都是较Brent原油折价出售,但是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折价幅度大幅攀升,价差自10美金/桶走阔至40/桶美金。敏感度较高的印度开始创纪录地进口俄罗斯原油,取代了部分西非地区原油的进口。同时,由于俄罗斯的打折原油可以带来巨大收益,一些中小型贸易商开始进入原油海运市场。许多无法找到其他进口来源的国家,使用“灰色”进口渠道,即使用俄罗斯Urals原油与其他国家的原油混合品来规避制裁。另外,还有一些载有俄罗斯原油的邮轮关闭GPS来模糊航线。

后期来看,欧洲原油进口量很可能进一步减少,由于海运禁令有6个月的缓冲期限,欧洲的长协买家可以提前采购来缓解进口压力。同时,欧盟或同意禁止保险企业为运送俄罗斯原油的船只提供保险,由于欧洲企业为世界上大多数石油贸易提供保险,禁止提供保险的制裁措施也将阻碍俄罗斯对亚洲和其他地区买家的出口。保险禁令将和原油禁运令一起抑制俄罗斯进入全球原油市场。

图为印度原油进口来源(单位:千桶/日)

欧洲进口转向西方

欧盟进口的海运原油有25%来自俄罗斯,同时俄罗斯海运原油出口的50%运往欧盟,两地能源关系紧密。制裁落地后,欧盟积极寻求取代俄罗斯原油的国家。相比于俄罗斯原油大部分出口给了印度和中国,欧洲原油进口来源的替代则更加多元化,各个原油出口大国对欧洲的出口均有增加,主要为美国、英国和挪威等。找寻原油替代品并不是简单地改变选择,每个油种有各自品质的差异,Urals原油属于中质含硫油,受制于炼厂的能力,欧洲更倾向于相似品级的油品进口。但若是裂解价差处于高水平,高利润会推动炼厂进口差异较大的油品,特别是轻质和中度低硫原油在前期受到青睐。安哥拉Girassol原油就是其中的典型,Girassol原油和Brent原油价差在2美金/桶左右,2月以来价差持续走阔,最高达到近7美金/桶。类似等级的原油都有溢价的情况。

7月6日,俄罗斯法院下令暂停CPC输油管线运营30天,用于整改俄罗斯交通监督局发现的一系列技术性违规行为。CPC管道连接哈萨克斯坦西部油田和俄罗斯里海沿岸油田直至黑海港口新罗西斯克,管道全长1511公里。输出原油大部分出口至欧洲,其中22%运往意大利,10%运往荷兰,7%—8%运往法国、土耳其和西班牙;其在亚洲的主要客户为韩国、中国和印度。倘若CPC管道运营被常态化干扰,那么欧洲原油供应压力会进一步加剧。

图为欧洲进口来源国(单位:千桶/日)

俄罗斯原油供应不稳定风险加大

由于西方国家对俄罗斯的制裁不断加码,俄罗斯原油供应不稳定风险持续抬升。目前在制裁缓冲期内,俄罗斯原油出口表现出较强的韧性,仍在欧洲进口中占据主导地位,后期若欧洲制裁缓冲期结束,俄罗斯原油出口或有一定程度的下降。

同时,切断欧盟对俄罗斯原油的依赖这种非市场调节行为会使俄罗斯和欧洲各自原油海运贸易流向发生改变,而重新构造新的贸易流并产生“涟漪”效应会导致全球原油海运贸易流向发生改变。这种改变使得俄罗斯出口和欧盟进口的运距增加,运距的作用虽然一般很少出现明显变化,但是当全球原油供需格局变化使主流航线改变时,会消化有效运力的供给。通常来说,俄罗斯西部港口的船运基本可以在一到两周内到达欧洲,但运往中国或印度的时间需要翻倍。此外,欧盟增加南美、西非和中东等进口运距较远的地区的原油来代替俄罗斯原油。原油周转量的下降,为供需错配带来更大的风险,风险增加带来的溢价在市场还未完全自我调节好后,或会被转移到油价上。此外,中国或者印度未来若继续加大采购俄罗斯原油力度,可能会挤占其他国家的份额,尤其是中东国家,将更多的原油运往欧洲。

图为全球原油海运贸易流向变化预测

来源:《期货日报》

【 关闭窗口 】 【 打印】 【 收藏此页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