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美高美游戏->资讯中心>国际财经

又搞事!印尼或征镍出口税,欲停止所有原料镍出口,​市场人士:大概率实行!影响几何?

今年以来,印尼在棕榈油出口政策上频繁“变脸”,现在又把目标转向了有色金属!

上周五,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称,印尼今年可能会对镍征收出口税。维多多在雅加达接受采访时证实,印尼正在考虑征收一项税收。由于电动汽车在全球范围内的推广,对镍、锂和钴等电池金属的需求激增。尽管印尼受益于镍价上涨,但维多多希翼印尼在全球电动汽车供应链的地位可以往上抬。维多多总统表示,希翼最终能够停止所有原料镍的出口。

早在2022年年初,就有一名印尼政府官员表示,该国正在研究对含镍生铁和镍铁征收累进税。8月初,印尼高级官员称,印尼将于第三季度拟对镍生铁、镍铁征收出口税。虽然当时暂未明说出口征税幅度,但据调研了解,经过印尼官方多次商讨和路演,预计印尼镍铁及镍生铁的出口征税幅度在2%—3%。

专业机构:印尼政府对全球镍的供应易产生直接和深度影响

据了解,印尼拥有全球最大的镍矿储量和产量,且预计未来储量产量持续增长也将来自于印尼。

根据美国地质调查局的数据,截至2020年,世界镍资源储量约9400万吨,其中,印尼资源储量排名第一,约2100万吨,占比22%。对比2015年—2020年美国地质调查局公布的数据,5年内全球镍资源储量增量约1700万吨,印尼增量1650万吨。

同时,印尼镍矿产量也遥遥领先。2020年全球镍矿总产量为251万吨,印尼镍矿产量为77万吨,占全球总产量31%。对比2015年—2020年美国地质调查局公布数据,5年内全球镍矿产量增量约23万吨,印尼增量64万吨,占全球增量的279%。

安信证券认为,印尼政府对全球镍的供应易产生直接和深度影响,主要是因为印尼拥有优异的资源禀赋。无论是储量还是产量的增量,印尼镍矿均位于全球第一,且预计印尼镍矿的储量与产量在全球占比一定时期内将持续增加,使得印尼在供应链上游长期占据主导地位。复盘两轮镍价周期可以发现,供应波动中,印尼对镍矿出口的相关政策是重要因素。

SMM预计,2021年至2025年全球共有125万吨镍中间品新增产能,其中包括56万吨镍铁、32万吨MHP、37万吨高冰镍,超过80%项目来自印尼,供应进一步集中于印尼。

市场人士:印尼征收镍出口税可能性较大!对全球市场影响几何?

对于印尼总统的最新表态,中信建投期货分析师王彦青告诉记者,从经济发展的角度看,印尼拥有全球近四分之一的镍储量,但受经济、技术等方面影响,镍产业的资源优势并未有效提振本国科技实力。同时,印尼总统还提及要进一步推进当地电动汽车产业升级,因此限制资源流出,将产业逐渐向下游发展,是符合印尼国家发展战略的,印尼征收镍出口税的可能性较大。

银河期货大宗商品研究所的研究员对此表示赞同。“从历史和现状分析,印尼对镍铁征收出口关税的可能性极大。2013年印尼就曾经禁止过镍矿的出口,以吸引外资在当地投资建设下游产业链,但因国内工厂镍矿消耗能力有限,2017重新放开5年内的镍矿出口并转为配额制。诸多迹象显示印尼对待镍资源的主要逻辑就是依托资源优势提高出口产品附加值,将更多的资金和利润留在国内。”

此外,根据国际镍研究小组(INSG)数据统计,2017年印尼原生镍产量只有20万吨,而2022年印尼镍相关产品产量预计逼近150万吨,并且随着在建产能的投产将很快超过200万吨。产量高速增长的同时也带来了一定的资源担忧,印尼能矿部(ESDM)公布的镍资源储量7200万吨,以此计算资源消耗年限在40年以内,早在2021年印尼也有过限制镍铁新产能建设的规划,因此对产能增速过快的镍铁征收出口关税的可能性也比较大。

若印尼征税政策落地,对镍市场影响几何?

上述银河期货研究员表示,如果印尼对镍铁征收出口关税在年内落地,并且税率在3%左右,会抬高印尼镍铁的出口成本进而抬高远期镍铁成本支撑,但对整体的镍价格和供需并不会产生较大影响。从当前供需关系看,因不锈钢需求走弱,对应的镍铁消耗也在减少,而印尼镍铁新项目的投产还在继续,镍铁供需逐渐趋于过剩,价格也处于下跌趋势中,近期价格已经回落至1260元/(含税),以此价格计算出口关税在400美金/吨附近,对于当前22000美金/吨的LME镍价影响有限。

“印尼的镍出口品主要是镍生铁,且出口大多流向中国,因此镍出口税落地影响主要是对中国的影响。如果按之前印尼官员表态的3%左右税率计算,将转嫁部分进口成本到国内,使得我国镍生铁进口价格上涨,但印尼镍生铁的成本优势显著,即使叠加该税率,我国依然有进口动力,难以对镍供应产生冲击,但也需关注落地税率是否超预期。从价格看,当前镍铁供应偏向于过剩状态,印尼征镍出口税对镍价支撑或较为有限。王彦青说。

行情方面,上周伦镍跌超3%,回吐前一周反弹的多数涨幅。

谈及当下镍市场基本面情况,王彦青表示,目前镍产业链表现疲软,价格下行压力仍存。镍矿方面,由于下游采购意愿较差,矿山出货明显下降,港口库存出现累库迹象,供需双弱下矿价缓慢下行。纯镍方面,近期需求端持续走弱,交投冷清导致社会库存连续累库,将镍价重新带回下行周期。镍铁方面,市场供应整体过剩,需求持续疲软,国内镍铁厂利润在零附近徘徊。硫酸镍方面,虽然新能源行业近期复苏较为明显,但成本端的弱势导致价格支撑有限,价格振荡运行。终端需求方面,目前不锈钢成交以刚需为主,家电等主要消费领域受地产周期拖累,预计需求在短期内难以转向。

镍铁供需已经开始趋于过剩,需求端不锈钢产量每月递减;供应端,印尼新增镍铁项目继续投产,7月中国和印尼镍铁合计产量同比增长13.8%。当前钢厂和铁厂的镍铁库存均出现一定的积压,并且后市仍有压力。而新能源硫酸镍市场较为火热,三元前驱体对于硫酸镍的需求持续攀升,硫酸镍产量也达到历年较高的水平,甚至当前还面临主流原料加工能力不足的问题,但随着华友等新产线投产,产能瓶颈不会持续太长时间,且近期限电也扰动了部分需求。纯镍低库存是镍价支撑的主要逻辑,但近期国内现货紧张局面有所缓和,最近两周国内库存明显增加,价格升水回落也比较明显。整体看,当前镍基本面维持弱势,但短期仍需防范关于制裁、收储和关税的风险,尤其是全球纯镍显性库存仍处于低位,而供应端也有来自罢工等消息的扰动。”前述银河期货研究员认为。

    来源:期货日报

【 关闭窗口 】 【 打印】 【 收藏此页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