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美高美游戏->资讯中心>国际财经

美联储继续暴力加息?

作为美联储11月议息会议前最后一项重磅数据,美国9月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吸引了全球市场的关注。10月13日晚间(北京时间),美国劳工部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9月CPI同比增速虽回落但仍超预期,核心CPI同比增速更是重回40年高位。具体来看,尽管美国9月未季调CPI年率录得8.2%,为2022年2月以来最小增幅,但表现强于8.1%的预期值;核心CPI年率为6.6%,表现强于6.50%的预期和6.30%的前值,为1982年8月以来最高;住房与租金项、食品项以及能源项等均表现略超预期。

数据公布后,掉期市场完全定价美联储11月加息75个基点。美国短期利率交易员预计,美联储11月加息100个基点的概率约为十分之一,高于CPI出炉前的零概率,并预计美联储政策利率在2023年3月升至4.75%—5%区间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不断飙升的通胀数据成为美联储的现实困境,美联储希翼通过持续激进的紧缩举措来有效抑制通胀上行,但经济活动的放缓似乎到来得更快。那么,这场历史性大通胀的罪魁祸首是谁?目前美国通胀形势究竟如何?美联储为何要不惜代价去抑制通胀?后续美联储政策会如何变化?期货日报记者就此问题采访了相关专业人士。

美国本轮高通胀从何而来?

纵观美国本轮通胀的演变历程,上海中期期货研究所金属分析师李白瑜认为,自美联储2020年3月采取无限量QE以来,美国的通胀中枢持续飙升。除“大放水”引发物价“水涨船高”外,疫情全球大流行对供应链造成持续冲击,俄乌冲突导致欧洲能源价格不断攀升,以及美国挑起的逆全球化迫使产业链回归人工成本高昂的本土,都是美国通胀居高不下的重要原因。

“可以说,流动性泛滥遇上商品短缺,全球供应链问题与能源、粮食问题并存,最终导致全球通胀持续飙升。”方正中期期货资深分析师史家亮对期货日报记者说,在上述因素的综合影响下,美国方面无论商品项还是服务项均表现强劲,而能源项表现得尤为突出。具体来看,在核心商品项中,能源和食品均因为能源问题和粮食问题表现强劲;而在核心服务项中,劳动供给、薪资、房租等表现呈现持续上涨态势,因此商品和服务项价格的全局性上涨,推动本轮美国通胀站上历史性高位。

史家亮认为,本轮通胀迟迟得不到控制,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本轮通胀是大范围通胀,是供需两端与供应链等全局性的,而加速收紧货币政策仅是从需求端抑制通胀,效果有限。二是地缘政治冲突仍未得到有效解决,将会继续影响通胀表现。三是疫情冲击依然存在,经济衰退预期不断升温,美国国内流动性依然泛滥,而疫情导致全球供应链危机依然存在,供不应求的基本面短期难以发生根本性变化。

当前美国通胀有哪些核心矛盾?

李白瑜表示,自美联储今年3月启动加息、6月启动缩表以来,由于经济总量需求受到一定抑制,中长期通胀预期开始拐头。美国通胀自6月见顶以来,连续3个月回落,但回落幅度似乎极为有限。当前地缘政治动荡博弈加剧,通胀仍具有很强的黏性,未来大概率将以非常缓慢的节奏下修。

从本次美国9月CPI同比数据来看,9月住房租金、食品等相关消费的拉动进一步增强,能源价格的拉动有所减弱。她认为,未来能源价格仍将是影响通胀的关键因素,OPEC+决定从11月起将原油日产量削减200万桶,相当于全球石油需求量的2%左右。可以看出,在支撑原油价格这一问题上,OPEC+表现出了空前的决心,能源价格仍存在上行风险。

金瑞期货贵金属分析师吴梓杰也表示,当前美国通胀问题主要体现在能源价格难降以及核心通胀高企上。能源价格再度上涨使得CPI回落速度可能放缓。7—8月国际原油价格自高点回落之后,美国CPI也随之出现了一个明显的回落趋势,预计9月CPI仍将保持这一趋势。

“但自10月以来,在俄乌冲突升级和OPEC+大规模减产的背景下,国际油价再度出现一轮明显上涨,且从目前来看油价短期内大幅下降的空间有限,因此能源价格可能再度成为通胀回落的重要扰动因素。”吴梓杰表示,美国核心CPI目前已经逐渐取代能源价格成为这一阶段通胀的主要矛盾。由于核心CPI的主要驱动因素房屋租金和劳动力成本仍有进一步上行的趋势,因此美国的核心CPI存在超预期上涨的风险。

在中信建投期货宏观分析师王彦青看来,当下美国通胀压力主要来自食品、能源价格以及前期房地产繁荣带来的房租高增长。一方面,美国高通胀的黏性主要是由俄乌冲突持续升级造成的。在地缘冲突的影响下,全球的食品运输以及能源供应均受到一定影响,而美国是一个消费类主导经济增长的国家,因此社会消费品成本的增加直接推升了通胀。另一方面,美国房地产在2021年至2022年上半年经历了一轮明显的繁荣期,房价上涨带动房租水涨船高,而房租大约领先美国通胀中的租金分项一年半,因此未来一年多的时间内,房租成本将会对美国通胀起到明显的支撑作用。

美联储为何不惜代价解决通胀?

近期美国经济数据好坏参半,强劲加息不断为美国经济带来压力,但美联储似乎仍不惜一切代价想要压低通胀。在日前公布的美联储9月会议纪要中,与会者指出通胀率仍然高得“令人无法接受”,美联储官员仍有意在货币政策上采取激进的立场,因过早结束旨在抑制通胀的紧缩货币政策将付出高昂的成本。不过,也有少量声音表示,调整收紧政策的步伐以减轻对经济前景产生重大不利影响的风险也非常重要。

李白瑜告诉记者,美联储之所以坚持引导鹰派的加息预期,一方面是因为过高的通胀已经开始反噬经济,侵蚀消费者的购买力,美联储必须通过收紧货币政策来应对潜在风险;另一方面,与美国11月的中期选举有一定关联,从美国媒体近期的民意调查来看,通胀成为当前美国选民最为关心的议题。

在吴梓杰看来,美联储不惜代价控制通胀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是稳定物价是美联储最重要的长期政策目标之一。在当前通胀远高于2%锚定目标的情况下,尽快控制通胀是联储的职责所在。二是美联储需要通过表达强硬的控通胀态度来实现预期通胀的回落,并由此引导通胀更高效地回落。1970年的经验表明,若预期通胀无法回落,则预期通胀将会成为通胀持续上涨的重要动力。

美联储加息路径会如何演变?

从当前来看,史家亮认为,尽管整体通胀继续小幅回落,但距离美联储2%的通胀目标仍有较大的距离,而核心通胀仍维持高位,且9月通胀各项数据表现均强于预期,这强化了美联储将在11月会议上加息75个基点的预期。

吴梓杰表示,在当前核心通胀尚未出现拐点的情形下,美联储大概率将在11月保持75个基点的加息力度。而在基准假设下,年内美国通胀都将保持较大的黏性,美联储也将保持鹰派政策。但明年随着CPI高基数的到来,以及美国经济和就业市场的走弱,美联储或在明年二季度放缓加息节奏。

“从今年剩余的时间看,考虑到当前通胀风险尚未消除,美联储大概率要把预期拉满,大家倾向于认为美联储11月仍将大幅加息75个基点,11月和12月累计加息125个基点,将联邦基金基准利率定格在4.25%—4.5%。”李白瑜说。

王彦青告诉记者,美联储目前更关注的是长期的通胀预期,如果长期通胀预期依然能维持在一个逐渐回落的趋势中,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将会贯彻到底,即加息到一定程度(比如4%—4.5%),然后将利率水平维持在高位,直到通胀最终回落。“由于此次通胀数据超出预期,预计后期美联储在措辞上会再次向市场透露鹰派信息。”

李白瑜表示,考虑到美国或于明年上半年步入实质性衰退,预计明年一季度开始美联储将减少加息幅度直至停止加息。不过需要注意的是,若地缘政治冲突进一步升级,或者OPEC+持续大规模减产,导致大宗商品价格再度攀升,那么美联储仍有可能继续保持激进的加息路径。

来源:《期货日报》

【 关闭窗口 】 【 打印】 【 收藏此页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