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美高美游戏->资讯中心>行业数据

蒙古国煤炭工业的发展及对我国市场的影响

 蒙古国煤炭资源种类丰富,有褐煤、焦煤、烟煤等,其中褐煤主要供本国用作动力煤,其他煤种则主要供出口。蒙古国煤炭赋存条件好,普遍埋藏浅,99%为露天煤矿,便于剥采,但是多处于偏远地区。由于本国基本没有大规模工业,煤炭开采及自我消化能力较低,产品主要出口。我国是蒙古国煤炭的最大进口国,由于四季度是蒙古国煤炭出口的传统淡季,预计进口量将明显下滑。


[资源分布]

蒙古国煤炭资源非常丰富,目前探明储量为1623亿吨,但其开采量仅为275亿吨,开采量只占探明储量的16.93%。产量与探明储量相比则更为稀少,数据显示,1981—2021年,蒙古国共产煤炭63.457亿吨。

蒙古国总共有12个含煤的盆地与3个含煤区。根据地理位置的不同,各盆地和含煤区的煤炭品质也不相同。煤炭品质程度由东向西逐渐增高,所以其褐煤主要分布在东部地区,动力煤分布在中部地区,优质的炼焦煤则主要分布在中南部以及西部地区,炼焦煤资源占其煤炭探明总储量的35%左右。

蒙古国的煤炭埋藏深度较浅,煤层深度在0—30米之间,所以开采成本较为低廉,适合露天开采。据统计,蒙古国有30个煤矿为露天开采,主要集中在东部、中部以及南部地区,其露天煤矿产量占总产量的99%。露天开采的优势在于煤炭埋藏深度浅,地质条件简单,开采难度较低,遭遇地质灾害的可能性也较低。

蒙古国煤炭资源矿产地共有375个,其中拥有炼焦煤的开采矿区有20个,本文主要先容3个重要煤矿,分别是塔本陶勒盖煤矿、那林苏海图煤矿和敖包特陶勒盖煤矿。之所以重点先容这3个煤矿是因为其产量相对较大、焦煤品质较高。

塔本陶勒盖煤矿又称作TT矿,大家熟知的蒙#5精煤便产自这个煤矿,并且其对应的口岸就是现在通关量最高的甘其毛都。此煤矿是蒙古国最大的露天煤田,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未开采焦煤矿之一。该矿区面积250平方公里,初步勘探表明该矿区煤炭储藏量约64亿吨,其中高等级的主焦煤18亿吨、优质动力煤46亿吨。主要开采煤种为焦煤和1/3焦煤,所属企业为ETT、ER和小TT。

那林苏海图煤矿初步探明地质储量为16亿吨以上,设计生产能力为年产原煤600万吨,距离中国策克口岸50公里,主要开采煤种为1/3焦煤和动力煤,所属企业为马克、南戈壁资源。

敖包特陶勒盖煤矿可开采储量为1.14亿吨,设计的年产能为800万吨,奥沃特托尔戈伊煤矿床的测量和指示资源为3.02亿吨,所属企业为南戈壁资源。

[出口口岸]

现在蒙古国与中国共有18个边境口岸,其中煤炭的主要出口口岸有5个,二连浩特是唯一的双运输方式的通关口岸,其余口岸均为公路运输。但煤炭出口量最大的是甘其毛都口岸和策克口岸。据统计,甘其毛都口岸出口煤炭以主焦煤为主,策克口岸出口煤炭以1/3焦煤为主,主要的出口市场集中在内蒙古的中部以及河北地区。

二连浩特口岸拥有亚洲最大的散堆装货场、换轮库和先进的H986火车检验系统。所谓换轮库就是可以更换转向架和车钩,其原因是我国铁路采用的是1435mm国际标准轨距,而蒙古国和欧洲国家铁路采用1520mm的宽轨轨距。H986火车检验系统工作原理与X光机类似,能够在不开箱的情况下对集装箱内货物的品名进行查验,改变了海关“翻箱倒柜”的人工查验方式,大大提高了查验效率。

甘其毛都口岸是中蒙原煤贸易最大的公路口岸,通关的煤炭品种主要以主焦煤为主,其仓储能力为2000万吨。策克口岸进口的煤炭主要以1/3焦煤为主。

[出口方式]

目前,蒙古国煤炭的出口方式还是以汽运为主,今年9月有一条新开通的从塔本陶勒盖煤矿至甘其毛都口岸的铁路,据说拥有3000万吨运力并且主运煤炭,但是目前塔本陶勒盖集团称将使用此铁路运输330万吨的煤炭,只达到预期运力的十分之一。

主要原因有三方面:一是该路段仍有10公里需要由贸易商来承担运输费用,并且该路段还是汽运运输,所以并无运输成本的优势。二是中蒙铁路的轨距不同,运力提升有限。

三是由于疫情原因,甘其毛都通关量难以得到阶段性突破。据了解,甘其毛都换轨站项目还在审批阶段,距施工以及正式落地还有较长时间,若此项目落地,可大幅缩短物流运输时间以及减少相关费用。

[贸易优势]

2022年1—8月,我国炼焦煤进口国排名前四的国家分别是蒙古(34%)、俄罗斯(32%)、加拿大(14%)和美国(10%),蒙古国已成为我国最大的炼焦煤进口国。然而从产量上看,蒙古国的煤炭产量并不高,对比数据可以发现,2019年蒙古国产量峰值仅为5700万吨,远远低于俄罗斯的4.4亿吨和美国的9.9亿吨。

蒙古国煤炭的优势主要有以下几点:一是蒙#5精煤是最接近当前大商所焦煤交割标准的品种,并且具有比较好的价格优势。二是其得天独厚的运输优势,相较于海运煤,其运输时间短、成本低,也能减少长路途的煤炭损耗。三是蒙古国工业化水平较低,并无成熟的现代化支柱产业,所以其依靠煤矿业以及畜牧业,煤炭出口作为其重要的经济来源,不大可能出现由于政治事件而导致煤炭无法出口的情况。

[四季度展望]

蒙古国煤炭主要是通过甘其毛都口岸的公路运输,一般是从ETT矿的坑口汽运至查干哈达堆场,这个过程也被称为中盘运输,这段运输环节主要是由蒙古国的司机来承运。然后从查干哈达堆场再次通过汽运运输至我国境内的甘其毛都堆场,这个过程为短盘运输,这个过程需要经过海关,通关时间从一天到二十天不等。最后从甘其毛都堆场运输至我国的洗煤厂,经过洗煤厂选洗加工成精煤后再发运至终端用户例如独立焦化厂和钢厂焦化厂。

从今年年初开始,蒙古国煤炭的进口通关量稳步攀升,其中甘其毛都口岸的通关量从年初的100—200车/日到如今的600车/日左右,其中一车的载重大约在140吨。但受到疫情防控措施影响,目前的通关量已接近极限,在政策改变之前,甘其毛都通关量难以到达往年的1200车左右的峰值。

蒙古国由于地理位置原因,冬季平均气温在零下8℃至零下20℃左右,产量与开工率显著降低,从而导致四季度出口明显下滑。根据最近三年四季度与三季度通关车数的环比变化均值计算,预计四季度平均通关车辆将维持在430车左右,加上AGV无人机运输的增量,预计环比下降25.72%。

来源:《期货日报》

【 关闭窗口 】 【 打印】 【 收藏此页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