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美高美游戏->资讯中心>国际财经

OPEC下调石油需求预期

OPEC周一发布的月度报告,再次下调了2022年全球原油需求的增长预期,这也是OPEC年内第五次下调今年石油需求预期。受此影响,国际原油价格昨日出现显著下跌。与此同时,内盘原油期价同步走低。

据海通期货能化研发中心负责人杨安先容,国际油价大跌的主要原因是近期权威机构持续下调了对原油市场需求端预期,之前美国能源署直接将2023年全球原油需求增速预期下调32万桶/日至116万桶/日,一度给市场泼了冷水,14日晚间OPEC也将2022年全年世界石油需求增长预测下调至255万桶/日,这进一步打击了市场情绪,而近期包括俄乌地缘因素有缓和迹象等也影响到投资者预期,原油板块成为大宗商品市场表现最弱的板块。

“从外盘原油盘面单边走势和近端月差来看,近期近端月差整体是走弱的,只是盘面单边出现明显的反弹然后再回落,这说明盘面单边的交易逻辑更多还是围绕预期的变化进行,前期盘面反弹就是交易未来供需预期的转好,近日的回落自然就是对未来供需预期转好的修正。修正主要来自于两方面,一个是国内外宏观情况边际改善预期的修正,另一个是需求预期因OPEC下调原油需求展望的修正。”国海良时期货分析师章正泽说。

国内方面,杨安表示,SC美高美游戏近期还受到汇率层面的影响,随着美金高位回落,人民币大幅升值,让SC原油成为近期表现最弱的基准原油。

事实上,今年以来OPEC多次下调需求预期,相比年初需求预测下调了100万桶/日以上。对此,申银万国期货能化高级分析师董超认为,主要原因有三点,一是全年平均油价高于预期,导致了需求下滑。二是连续大幅加息对全球经济的损害,尤其是目前处于加息尾声阶段,是叠加效应最严重的时候,这对明年的需求也会造成较大影响。三是中国需求也有所下降。三者相加远远大于欧洲天然气不足所带来的替代效应,导致OPEC多次下调需求预期。

杨安表示,OPEC下调原油需求展望的动作较国际能源署和美国能源署更晚,这可能是基于OPEC从其作为卖方角度利益出发对需求的调整通常较为谨慎,但随着今年下半年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越来越大,OPEC也逐渐持续下调了其对原油需求预期。

在章正泽看来,宏观层面海外加息的持续推进是OPEC接连调低需求预期的主因。他表示,虽然近期由于美国通胀数据有所回落,市场认为后续加息100个基点附近,再加息至多三次,至明年3月完成加息。但这个观点对于加息的终点和时间可能过于乐观,从房价对房租超过1年的领先性看,这种力度的加息导致美国经济走弱的幅度仍旧有限,所以加息大概率是一个更长期的动作。在这种背景下,未来随着美国制造业PMI开始回落至枯荣线以下,目前尚有韧性的柴油需求也将出现明显走弱。

尽管OPEC接连调低需求预期,但仍有国际投行机构如高盛坚定看涨国际油价。高盛全球大宗商品主管杰夫·柯里(Jeff Currie)表示,欧洲尚未摆脱能源危机,明年初之前石油价格预计将飙升。

杰夫·柯里周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随着欧盟对俄罗斯石油禁令的生效时间越来越近,西方国家也接近达成俄油价格上限,石油供应短缺可能会成为未来问题。若俄罗斯对价格上限采取报复行动,油价可能会被推高。他补充称,其他因素将加剧石油供应短缺,比如美国页岩油生产放缓,以及美国战略石油储备停止释放石油。拜登政府自5月以来一直利用战略石油储备来遏制高油价。

在章正泽看来,高盛看多油价更对还是基于供应端的逻辑。他先容说,在OPEC+确定11月开始减产200万桶/日,实际减产也至少达到100万桶/日的背景下,四季度国际原油平衡表至少是一个供需紧平衡的状态,这就导致OPEC+主要产油国80美金/桶的财政盈亏平衡点支撑效果仍在,上涨的基础仍在。

董超则认为,高盛看涨原油的主要逻辑在于两点,欧洲能源危机没有结束和俄罗斯可能会对制裁它的国家实施禁运。“关于第一点,欧洲的冬季天然气储量已经达标,他们也通过多种手段弥补这一不足,而且欧洲由于清洁能源的法规导致其原油替代效应是有限的,至少在今年冬天结束以前不会有大的改变。至于制裁的问题,核心问题还是欧美对俄限价的具体价格,如果价格过低,可能会导致一定的产量损失,但考虑到俄罗斯原油已经加速向亚太地区转向,这部分损失不会超过50万桶/日,如果价格合适,俄罗斯原油产量甚至会增加。所以油价大概率不会像高盛说的那样冲高到115美金/桶。”他说。

“目前原油市场库存压力不大,而供应端紧张局面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仍将持续,这是机构看涨油价的核心驱动。”杨安表示,不过,现阶段投资者在近期持续疲弱的需求数据冲击下情绪低落,油价表现较弱。总体来看,在OPEC减产、美国战略原油投放结束之后接下来一段时间供应紧张是客观事实,这种情况下油价不具备持续大跌的条件,但能否转强还要看市场信心恢复情况。

对于后市,影响国际油价的主要因素是什么?油价是否会有方向性的突破呢?对此,董超认为,市场需主要关注美联储的加息节奏、OPEC实际减产情况以及欧美对俄的制裁情况,油价大概率还是区间振荡为主。

杨安认为,目前油价仍然处在相对高价区,在OPEC减产基础下对油价有托底作用,宏观层面美联储加息给市场带来的利空冲击有所缓和,不过全球经济下行压力仍然巨大,疲弱需求表现会限制油价表现,在没有出现超预期的断供事件风险下,油价上行驱动不足。综合来看,油价大概率还是会维持高位区间振荡。

“在供应端OPEC+减产的预期与需求端因持续加息‘带崩’柴油需求的预期仍无法证伪之前,油价将继续维持宽幅振荡。目前来看,需求端更多是慢变量,区间的突破可能还是要由供应端预期证伪或其他突发情况导致,如后续OPEC+减产不及预期以及欧美对俄油制裁后俄罗斯的回应动作。”章正泽表示。

成本端矛盾突出 高低燃料油跟随走低

随着国内外油价的回落,国内能化板块悉数走低。昨日,高低燃料油、沥青跌幅较大,其中高燃料油RU主力2301合约收跌2.45%报2829元/吨,低燃料油LU主力2301合约大跌3.93%收报于4639元/吨,沥青主力2301合约下挫2.92%。

在光大期货分析师杜冰沁看来,昨日燃料油期货主要是跟随内、外盘油价一同下跌。她先容说,自上周的集体上涨之后,近日外盘金融市场风险偏好回落,带动原油等风险资产大幅回落,叠加OPEC最新月报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速预测下调至255万桶/日,反映了市场对于经济增长和石油需求前景依然不甚乐观。

“燃料油期货FU、LU出现大幅下跌,大家认为成本短坍塌仍是主要矛盾,与自身供需面关联度不大。受到原油价格回调影响,SC跌幅在商品中居前,油品几乎出现全线下跌,FU跌幅甚至相对较少。”国泰君安期货高级研究员黄柳楠表示。

据黄柳楠先容,从燃料油自身来看,近期高硫及其组分整体走势相对低硫较强,或与中东地区冬季发电需求旺盛有关,也与未来俄油禁令生效即将对高硫供应造成减量有关。同时,由于美国地区各类油品库存均处于历史低位,北美炼厂大幅进口高硫作为炼化原料补充的可能性正在逐渐上升。

对于后市,黄柳楠认为,欧洲天然气脆弱的紧平衡以及欧洲柴油市场的高价、低库存格局仍然将给予低硫较强的潜在利好,一旦欧洲冬季气温较低导致天然气价格再次上行,或北半球炼厂出现预期外降负,低硫仍然能够再次大幅走强。但同时,欧洲天然气资源是否充足仍然取决于天气,如果欧洲迎来暖冬,那么气价可能持续回落对LU造成打击。同时,市场消息称我国第五批低硫出口配额已于9月底下发,本次配额体量相当于下发当期新加坡燃料油库存水平的二分之一,若配额体量完全落地并流入亚太市场,很可能引发低硫市场价格走弱,需要持续关注。

杜冰沁认为,从基本面来看,当前高、低硫市场结构大致持稳,方向性驱动并不明显。其中,低硫方面,由于高运费、东西方套利窗口目前仍处于关闭状态,来自西方的货物流入量受到限制,但11月低硫套利船货数量预计依然将高于10月,同时亚太炼厂低硫燃料油产量也在上升。此外,近期全球三大港口出现一定累库,或对市场构成一定压力。但需求端或存在一定预期利好,随着冬季即将到来,日本和韩国的冬季发电需求也将在未来几周为市场提供一些支撑。而高硫燃料油市场基本面在最近一周稍有稳固,不过整体表现依然比较平淡,由于俄罗斯货物的流入仍将保持稳定,新加坡高硫燃料油供应依然充足。

“从当前的高、低硫基本面来看,绝对价格的方向性驱动并不明显,相对强弱方面,此前低硫显著强于高硫的结构或将维持小幅收窄的状态。”杜冰沁说。

黄柳楠表示,从成本端原油看,在低库存、低供应格局下,油价上行风险仍然存在,外盘两油四季度仍有可能阶段性回升至100美金/桶。并且,对于未来几周,油价或步入有色系后尘开启补涨,上行风险较此前提升,或对燃料油形成支撑。

 

 来源:《期货日报》

【 关闭窗口 】 【 打印】 【 收藏此页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