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美高美游戏->资讯中心>行业数据

数据交易场所的破局之路

林立而起

今年1月11日,湖南大数据交易所正式投入运营;9月30日,广州数据交易所(下称广数所)成立;同日,苏州大数据交易所正式揭牌;11月15日,深圳数据交易所(下称深数所)正式揭牌。全国数据交易场所建设如火如荼,各地积极布局数据交易领域的探索和创新。

《数字中国发展报告(2021)》显示,近年来我国大数据产业规模从2017年的4700亿元增长至2021年的1.3万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超过30%。

数据是数字经济时代重要的生产要素,作为优化要素配置的重要基础设施,交易场所建设成为“必争之地”。

据了解,目前国内数据交易场所大多由地方政府发起、主导或批复,这不仅是交易场所建设方面的政策法规要求,更是地方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现实考量。

11月9日,贵阳市大数据发展管理局局长张雪蓉通过“贵阳发布”平台发文称,培育数据流通交易产业生态,持续扩大贵阳大数据交易所(下称贵数所)交易规模,力争将其打造成为国家级交易所。

11月16日,北京市委常委会召开会议,听取《北京市数字经济促进条例》立法工作情况汇报,指出要以此为契机,抢抓机遇、乘势而上,进一步做大做强做优数字经济,加快建设全球数字经济标杆城市。要大力培育数据要素市场,推进北京国际大数据交易所(下称北数所)建设。

同日,上海市数据交易引导委员会第四次工作会议在上海数据交易所(下称上数所)召开。上海市经济信息化委副主任张英表示,加快建设成为引领性的国家数据交易所。

无一例外,各地瞄准的都是国家级。

北京师范大学政府管理研究院副院长、产业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宋向清在接受期货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数据、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交易市场已成为当今世界五大生产要素交易市场,在数字经济时代,重视数据交易市场建设是必然选择,也是大势所趋。数据流是技术流、物质流、人才流、资金流等生产要素流动的中枢神经,建设数据交易市场要提前谋划、提早布局,通过挖掘市场潜能,提高交易频次,创造“1+1>2”的市场价值。

以始为终

数字经济时代,数据对土地、资本、技术等传统生产要素有着重要推动作用。“释放数据要素的生产力,让数据高效流通”是时代赋予数据交易场所的命题作文。

非标准化产物是阻碍数据交易的基础性难题之一。山东数据交易有限企业(下称山东数据)首席专家、副总经理刘心田告诉记者:“想要数据流通,必须结合具体场景将其转化为数据产品,经过权属确认和资产定价,再通过数据交易场所实现价值传递。”他表示,数据交易场所可交易的数据产品是无序、混乱的原始数据经采集、聚合、加工处理等程序后形成的,能给需方带来应用价值和经济利益,也更便于确权和定价。

不过,确权和定价并非易事。据了解,想进行数据交易,除商品化外,还要开展数据资产的权属登记,但国内目前没有明确的确权机构。刘心田表示,山东数据经过两年实践,通过数据(产品)登记制度让数据产品流通起来,已取得良好效果。

据刘心田先容,山东数据打造的数据(产品)登记平台,首先是通过关键词字段化进行科学描述,即通过登记完成数据(产品)的画像;其次是进行分层分类分级管理,便于数据的流通、开发、应用;最后通过权威机构发证(电子签证、纸质证明),让数据(产品)的所有者、管理者、开发者得到公信力背书,并具备一定的法律保障。

记者调查发现,如刘心田所说,打造数据资产登记制度是数据交易场所探索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的重要实践。

北数所揭牌数据资产登记中心,探索数据资产的登记、审核、评估、定价、交易等,推动颁发数据资产交易凭证。北数所对交易主体资质和数据来源进行合规性审核后,利用区块链技术整合数字身份、价值标定、溯源追踪等,构建“数据交易电子合约”,操作过程上链存储,保障数据来源可追溯、内容防篡改、主权可确认、利益可分配。

上数所编写的《全国统一数据资产登记体系建设白皮书》提出,采用“七统一”原则建设全国统一数据资产登记体系和登记市场,即统一登记依据、统一登记机构、统一登记载体(平台系统)、统一登记程序、统一审查规则、统一登记证书、统一登记效力。

贵州省数据流通交易服务中心负责建设、贵数所负责运营的数据流通交易平台,通过云计算、区块链、多方安全计算等新技术,完善数据归集、登记、交易、结算、支付等功能,实现原始数据“可用不可见”、数据产品“可控可计量”、流通行为“可信可追溯”,初步形成了数据流通交易的基础设施。

各尽所能

数据产品合规和标准化,是保证数据交易场所开展交易、结算、清算等服务的前提,但要解决的问题还很多,如互信难、入场难、监管难等关键共性问题。

记者调查发现,针对这些问题,上数所确立了“不合规不挂牌,无场景不交易”的基本原则,让数据流通交易有规可循、有章可依;打造全数字化数据交易系统,保障数据交易全时挂牌、全域交易、全程可溯;全国首发数据产品登记凭证,实现一数一码,可登记、可统计、可普查;发布数据产品说明书,将抽象数据变为具象产品。

一些新秀在探索解决瓶颈问题方面也颇具亮点,广数所提出“无场景不登记、无登记不交易、无合规不挂牌”原则;深数所建立内外结合、专家委员会为主的合规审核机制,并牵头成立全国首个隐私计算开源社区(Open Islands)。

要保障数据交易市场的可持续运行,离不开法律法规的护航。但目前国家层面配套的监管机制和市场规则还没有建立起来,处于地方各自探索阶段。

今年1月1日起实施的《深圳经济特区数据条例》被称为国内数据领域首部基础性、综合性立法,包括建立数据标准体系的相关规定,推动建立数据交易平台,引导市场主体数据交易等内容。贵阳出台了《贵阳市政府数据共享开放条例》《贵阳市大数据安全管理条例》等。

数据交易场所也在加快数据管理和流通规则体系的制定。北数所发布《北京数据交易服务指南》,从数据交易规则、技术标准、安全保障、监管机制等方面完善数据交易规范;深数所制定发布12项交易规则和管理制度,正在制定9项技术标准和规范,并参与6项国家、地方标准制定;贵数所发布了数据流通交易规则、数据商准入指南、数据交易合规性审查指南、数据交易安全评估指南、数据产品成本指引、数据价值评估指引等;上数所组织制定的《数据交易:第一部分,数据产品质量评估规范》《数据交易:第三部分,数据流通交易合规指南》通过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地方标准立项评审。

除上述实践外,大部分数据交易场所还通过全国及地方数据要素流通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等,参与规划国家标准编制,推动交易市场建设。

任重道远

虽然数据交易场所还处于初级探索阶段,但已展现出“小步快跑”姿态。

第一,挂牌产品丰富,涉及交通、金融、通信、商贸服务、智能制造、人工智能等多个行业和领域。第二,多家数据交易场所交易额突破亿元大关。11月11日,广数所发布消息称已有超460项数据产品、数据服务和数据能力等标的申请进场交易,累计会员190多家,累计交易额达2.09亿元。深数所揭牌当天交易额11.07亿元,覆盖场景53个,已收录入库超55大类数据资源信息,涵盖超600个数据产品。贵数所已集聚交易主体390家,上架产品495个,交易额约1.6亿元。第三,跨境方面也有所突破,深数所揭牌当天便实现国内首单场内跨境数据交易,北数所研发的北京数据托管服务平台支撑企业数据跨境流通。

虽小有成绩,但行业面对的现实问题也不容忽视。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何小龙此前提到,2021年全球数据交易总规模达到2000亿元,中国占1/8。中国数据交易市场逐步形成场内场外交易共同发展态势,但场内交易占比不足5%。

关于如何通过技术和模式创新,推动数据交易市场建设,宋向清表示,各地可通过线上线下数据交易市场的多维度、全领域数据建设,放大数据交易规模,提高数据交易效能。建立数据交易精准决策机制和数据交割便捷通道,增加数据交易的准确性、确定性、可追溯性和可预判性。想使数据生产要素的价值最大化,需让数据交易市场在数据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充分彰显数据资源的商品属性,使价格、产权、效力等公开透明,达到可交易、能交割、可提升效能、能产生效益。另外,数据交易存在跨境传输和安全保护等问题,因此数据交易立法也非常必要。要建立严格规范的交易制度和监管机制,避免数据交易“剑走偏锋”。

来源:期货日报

【 关闭窗口 】 【 打印】 【 收藏此页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